送货地址:

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普洱茶的盛况

时间:2021-06-17
分享给朋友:          

编者按:想完整的了解普洱茶的历史,非常不容易。从佛海茶厂的创办到现在的勐海茶厂,普洱茶的每一次转变背后都有着无数人在付出,从李佛一到范和均,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普洱茶的盛况。
《普洱茶七堂课》第三堂课「拓荒者」为你解读这其中的波澜壮阔。
------------------------


在西南边疆,生长着一种神奇的东方树叶,打开了边陲小镇通向世界的大门,这就是普洱茶。从一片树叶到炙手可热的绿色黄金,普洱茶发展至今少不了过去那些开疆辟土的拓荒者。


从一片荒芜到繁花似锦,在人类漫长的文明历史上,每一个拓荒者都值得被铭记和称颂,尤其是越来越多喜欢普洱茶的人和以普洱茶产业链为生机的从业者们,当范和钧、李佛一、白耀明、唐庆阳这些名字出现在眼前的时候,能想起那个从无到有的年代。


 “无勐海,不普洱”,很多人知道勐海是因为普洱茶,这片神奇而美丽的土地,孕育了普洱茶的神话,神话从他们这一代人开始。


1931年,李拂一创办“复兴茶庄”,年制茶2500担,并协同其它茶庄打通东南亚茶叶销路,让佛海的茶叶生产得以快速发展到供不应求。


1936年,一次中国茶叶展销会彻底改变了云南普洱茶的历史。在这次展销会上让观者意识到我国茶业生产的危机,奋起直追的想法在当代茶人心中生根发芽。


1937年春,中央经济部在沪召开中国茶叶公司筹备会议;7月,抗日战争爆发。


1938年,云南省财政厅决定筹建“云南省思普茶业试验场”,委派白耀明来担任厂长。同年,他带领大家建立了南糯山制茶厂,这是西双版纳工业的雏形开始。机器首次进入佛海,也是茶业现代工业的开始。

李佛一


1938年,李拂一建议国家经济部派专家到佛海设厂制茶,以作易物之资,并且放弃自己联合贸易公司掌握之茶权,由中茶公司调处。


1938年12月,唐庆阳被中茶公司云南省分公司派往顺宁(今凤庆)创办茶厂,参与研制“滇红”茶叶产品。

唐庆阳


1939年春,对茶叶进出口检验颇有建树的范和钧受中茶公司委托,带领一批技术骨干来到佛海,筹建“中茶公司佛海茶厂”。


1940,佛海实验茶厂创办,范和钧受命出任厂长。佛海茶厂一边建厂,一边发展滇茶生产,开展滇茶外销,繁荣了当地的经济,改善了边民的生活。那个年代,大家“撸起袖子加油干”,就这样在无人问津的边陲小镇打下了普洱茶发展的基础。


范和钧


1941年,南糯山茶厂正式投产,有500平方米,每年生产机制茶2000担左右。为了促进茶叶出口,白耀明集中力量研制红茶,并引进国外机器,生产出来的红茶供不应求,普洱茶的中心由此转移到佛海县,红茶的出口在当时也是云南茶叶之最。但好景不长,日本侵略魔爪伸向南洋,战火逼近缅、泰,佛海地区遭受日军轰炸,佛海茶厂和南糯山茶厂的全部职工不得不全部撤退昆明,基本所有的茶庄、茶厂不得不停业。


1951年7月,受中国茶叶公司云南分公司委托,唐庆阳同志来到佛海县负责茶叶生产恢复工作;11月,中国茶叶公司云南分公司批准佛海茶厂恢复生产。


1952年,佛海茶厂经正式恢复生产,唐庆阳出任厂长,主要业务仍以茶叶收购、调运为主。

1953年,南糯山茶厂恢复重建。


1954年,佛海茶厂更名为西双版纳茶厂(后又更名为勐海茶厂),唐庆阳带领职工们在艰苦创业中发展壮大了勐海茶厂。同年8月,西双版纳区政府把南糯山制茶厂划归勐海茶厂。


1955年至今,普洱茶被人熟知,品质和加工技术日趋成熟,云南茶叶发展逐步走上正轨……


南糯山茶厂旧址


在这一代人的带领下,普洱茶从手工化逐渐走向机械化、工业化。工业是真正具有强大造血功能的产业,对经济的持续繁荣和社会稳定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虽然可以依靠出售自然资源出售人文情怀,可风光一时,却无法风光一世,普洱茶的工业化姗姗来迟,终究是来了。
 
不同的时代造就不同的信仰与思维,过去年代所发生的很多事是现在人所不能想象或者难以理解的。上世纪四十年代,这些先觉者可能也并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这个产业究竟有多大的影响,也许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但过程艰辛仍能坚持下来,走过“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历程。

现在已经生锈的机械设备


不容置疑,拓荒者的意志是坚定的,是知艰辛还会去享受艰辛的那个人。上世纪30年代,佛海地区一向被视为: “瘴疠之乡”,人烟稀少,但每年死于恶性疟疾者却为数甚多,人们视为畏途。在这里开办茶厂需要智慧,更需要勇气。范和钧辗转多次,交通不畅却要跨越多个国家,购买建材、设备,平地建高楼,还要四处召集技术人员,从零开始、从根本上改变了昔日荒原的本来面貌。
 
那一代拓荒者是具有奉献精神的一代人。李佛一主动让出自己经营多年的茶庄股权,只为整个普洱茶行业能够大步向前;在抗战期间,白耀明以一个爱国商人的热情和行为积极参与,组织茶厂工人建成游击队,可谓冒着生命危险出钱又出力。


面对满目疮痍快要坍塌的佛海茶厂,唐庆阳没有退缩,迎难而上,日夜兼程,无资源无图纸的情况下让废弃了八年之久的佛海茶厂飘出茶香,并改名勐海茶厂,亲手将勐海茶厂的厂牌挂在大门的高墙上,不仅让茶厂起死复生,滇红、藏销紧茶、七子饼茶都有他的功劳,通过种种创新改革而声名鹊起,让普洱茶的制作技术和品质日趋成熟。唐庆阳为云南茶叶躬身奋斗了56年,他是一代人的缩影,从“云南青”到“普洱茶”,敢于探索实践,坚持创新改革的拓荒者为云南茶业发现了一个又一个可能。
 
柏拉图曾说过,我们若凭信仰而战斗,就有双重的武装。他们的信仰是坚持、奋斗、奉献、创新。战火纷飞的年代,这一代勐海茶人的涌现,对云南乃至中国茶产业的发展功不可没。
 
我们仰望星空的时候,不要忘记自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或者,你就是下一个巨人。


本文节选自《普洱茶七堂课》
主编:周重林 邓国

文章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邮 箱: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
 

© 2005-2019 51普洱茶网版权所有
滇公网安备53011102001176号  滇ICP备1200499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滇B2-20200194 51普洱营业执照
运营中心地址:昆明官南大道188号云南康乐茶文化城16幢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