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货地址:

重庆除了有辣妹子,还有喝茶的妹子

时间:2020-10-19
分享给朋友:          

把花生放在手心,搓一搓,一吹,皮就掉了。忘了这是哪部电影的场景,至今都记得吃花生的时候,要先把皮搓掉。喝茶的时候配上几粒花生米,是和重庆朋友学的。

 

这是来到重庆的第三天,刚好降温,可以到处逛一逛,心心念念想着去交通茶馆吃点花生米、喝上一杯茶。


交通茶馆在川美黄桷坪校区附近,是川渝保存最为完好的老茶馆,据说这里本来很早之前就要拆了,为了留住茶馆,一位川美的教授支付了10年的租金才得以保留。这里可能是最接近重庆生活的地方。

 

在老舍先生的《茶馆》里提到的茶馆:“这是当日非常重要的地方,有事无事都可以来坐半天。”于是我想象中的茶馆一直是这样,遛鸟溜达、打牌下棋、谈天说地、莫谈国事。

 

进门时有点不敢相信


想象是想象的,看到隐蔽的交通茶馆门牌时,抱着不敢相信的心态走进幽暗的小门,里面却是另一番天地。在喧闹的茶馆,仿若置身于另一个时空,站在门口,犹如在五维空间透过书柜窥视着这个茶馆一般。



有人在打牌、有人在下象棋、有人在指挥着别人下棋、有人在斥责指挥的人不要瞎指挥。当然还有谈恋爱的年轻人、有到此一游打卡的游客、有专门来拍照的人,大家都互不在意、互不干扰,该干嘛干嘛。

 

同行的小伙伴说道:“这里和我想象的不一样。”

但却和我想象中的茶馆一模一样。

茶馆一角


选了一个角落的桌子入座,老板风风火火的过来问道:“绿茶、红茶、沱茶、花茶,要哪样茶?花生、瓜子给要?”

 

我们点了一杯红茶一杯沱茶,老板问了一句:“沱茶喝得来不哦?”

答道:“喝得来”

巴渝有一种魔力,不管你和他讲的是普通话还是方言,他都能把你往重庆话上带,同理还有东北话。

交通茶馆沱茶


在网上搜索“沱茶”,主要产地都是云南下关、勐海、临沧、凤庆、南涧、昆明等地,仿佛没有重庆什么事,周围年轻的重庆朋友对此更是知之甚少,重庆沱茶的记忆仿佛消失在这一代人中。

 

第一次知道重庆沱茶,可能从民国畅销书作家张恨水先生开始。在南京沦陷之后,来到重庆的张恨水以笔为枪,而陪伴着他的,正是茶馆里的一盏浓烈的沱茶。

 

“渝人上茶馆则有特嗜,晨昏两次,大小茶馆,均满坑满谷。粗桌一,板凳四,群客围坐,各与其前置盖碗所泡之沱茶一(盏)。”

 

“可与古董齐看的铺,不怎么样的高的屋檐,不怎么白的夹壁,不怎么粗的柱子,若是晚间,更加上不怎么亮的灯光(电灯与油灯同)……自绝早到晚间都看到椅子上坐着有人,各人面前放着一盖碗茶,陶然自得,毫无倦意。有时,茶馆里坐得席无余地,好象一个很大盛会。其实,各人也不过是对着一盖碗茶而已。”

老重庆味


动荡的年代,在老舍的《茶馆》中上演着悲欢离合,在张恨水的茶馆中上演着啼笑因缘。

 

回顾重庆沱茶的历史,早在1981年的时候,政府投资建立重庆茶厂,年产7000多吨,一度成为全国最大茶叶生产企业。1952年期间,重庆沱茶成为重要出口物资之一。1983年,重庆沱茶以“包装新颖,质量稳定”获巴拿马国际金奖,成为建国后第一个获得国际金奖的制茶产品。1985年荣获国家优质产品银质奖,重庆沱茶达到一个顶峰。

 

早期的沱茶售价在4角钱到6角钱一个,在1994年的文章《重庆沱茶是怎样获得国际金质奖章》中,介绍了重庆沱茶综合了炒青的味浓涩重,烘青的味醇清淡,晒青的回味悠长等特点,茶色橙黄明亮,香气馥郁纯正,可谓物美价廉。


这些形容口感的话语延续至今,依然在使用。

 

90年代后期,在国家经济转型中,受到原料以及市场经济的影响,云南下关沱茶逐渐取代了重庆茶厂的位置,年销量超过2000吨,重庆茶厂宣布倒闭。后期重庆其他茶厂再难达到之前的鼎盛,重庆沱茶的味道,似乎就这么停留在了老一辈重庆人的回忆之中。


云南1980年的一则关于沱茶的报导《云南沱茶是怎样打开销路的》,写到云南沱茶能够打开海外市场,主要是通过在国外主要刊物、广播、电视中报道沱茶具有减肥、降低胆固醇的功效,以此打开销路。报道中更是言明,国际市场风云难测,纵观重庆与云南,1980年,正是云南打开市场的一年,也是重庆沱茶站在巅峰的一年,不由得心生感慨。

下关销法沱


与盖碗茶一起端上来的,还有一个保温壶,老板将我们点的红茶、沱茶还有花生放在桌上,急匆匆的就走了。

 

还好重庆这几天的天气比较适宜,在茶馆最里面的位置也没有很闷热,隔壁桌一群人在围观下棋,不时很自然的到我们桌上拿保温壶给自己口缸里加水,一位大爷看到我喝茶一口把茶水全部喝完,于是开始对着我说道:“喝茶嘛不是这么喝,你要留得点撒。”

我看着大爷愣了半天才知道他是在跟我说话,大爷接着说:“喝茶么你要留着点茶母子,这种才有味道嘛。”

 

我应声答应他好的好的,其实并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反正先答应下来总没有错嘛。

一个重庆年轻人开在轨道旁的茶馆


后来喝茶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大爷是在和我说,用这样的盖碗喝茶时,先不要把茶汤全喝掉,留下一点叫做茶母子,这样浸泡着茶叶在下一泡加水的时候,味道才不会淡掉,还是浓浓的。想起家里面老人也是这样喝茶的,总要留着一点底。

 

在茶馆喝茶然后聊回甘生津、喉韵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总体就是沱茶醇厚,红茶芳香。重庆沱茶和下关沱茶的区别,首先重庆沱茶的原料来源于重庆、四川等地,而下关是云南的原料,其次下关沱茶分生、熟,口感因为喝的并不多,也无法对比。

在茶馆喝茶的有很多年轻人,有的在打牌、有的在自拍,也许到这样的老茶馆喝茶对于年轻人也是一件时尚的事了,还有很多人带着单反来拍茶馆,茶馆里人声鼎沸,被拍的人已经习以为常,该干嘛干嘛,对于拍照的人来说,这样的茶馆可能是活着的文物了吧。

 

古老的东西总是带着自己的张力,无论是一桌四椅还是整个空间,只要依然有人,就仿佛活了起来。


老式的居民楼外面涂满了涂鸦,路边的树叶纷飞,一家可以让人热闹一下也可以、放空一下也可以的老茶馆。最后以黄桷坪街一碗重庆豌杂面,结束探访老茶馆的一天。


第二天我们拜访了另一个茶馆,与前者不同,这里主要接待商务人士,这里的茶客在谈笑间皆是优雅,对老茶馆颇为不喜。重庆生活似乎是被割裂开的,世俗化与精英化的对立从茶馆就能感受得到,唯一相同的,可能是他们都在喝茶时,来两粒花生米。

文章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邮 箱: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
 

© 2005-2019 51普洱茶网版权所有
云南网警ICP备案 53011103402016号  滇ICP备12004999号 51普洱营业执照
运营中心地址:昆明官南大道188号云南康乐茶文化城16幢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