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购物车 0

一片来自春天的美丽与乡愁

有好茶喝且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中国数千年的文化里,华夏广袤的土地上,又处处飘荡着茶香,于国人更是天赐的缘分。一片叶子,由人的智慧和手工在火里水里变幻着,气味和滋味在汤饮之后,久久留在心里,日复一日变得更加生动清晰,慢慢演化为国人灵魂中清雅温润的那一部分,正是饮罢人即去,茶香自悠长。

乙未羊年春,随师父一路南下寻茶,天地氤氲,万物化醇,在茶乡山路之间,探访各路茶人,而第一篇稿子写的是漳平茶人张列权。冥冥之中似有注定,不独是他的洒脱出众,也因由这个茶------水仙。中国茶类数不胜数,这个名字却说出它的精神——天地精华遇水而化仙——水是茶的实质,而仙是它的灵魂。

 

张列权,茶人,漳平水仙茶文化推广人。戴着眼镜、自称大叔的他,在厦门,坐拥一间名为汇友的茶坊。我们去做客时已是傍晚,虽处都市,看到他却有一种野亭容傲士,山翠落幽襟的自在率性。

茶过半旬,他的各类收藏宝贝也尽数拿出,大叔开始打开话匣子。

记者:您能简单介绍下漳平水仙吗?

张列权:漳平建县于1471年,隶属于漳州府,它的文化带着浓厚的闽南气息,所以漳平水仙是典型的闽南乌龙茶。它的特点是它的外表——茶饼。它是乌龙茶中唯一的紧压茶,汤色金黄,幽香甘甜的口感让它在中国诸多茶类中有独特的品饮性。

记者:噢,口感的确不一样,很清甜,那您是怎样接触漳平水仙的呢?

张列权:因为漳平是茶区呀!我刚刚说过,漳平文化是典型的闽南文化,我们自古就有饮茶的传统,家家户户都有盖碗,一年四季,全家老小,都喝茶!

记者:嗯,那您小时候喝茶,跟现在喝茶,有什么不一样吗?

张列权:我们喝茶是更生活化的。那时条件有限制,不像现在这样讲究,也不懂品饮,茶是日常的一部分——柴米油盐酱醋茶——解渴也爽神。小时候喝茶,是大壶配大饼,茶饼掰两半,热水冲下去,是全家的饮料。我们更早更直接的接触到漳平水仙也是生活的缘分。

记者:那对您现在的品茶和生活有什么影响呢?

张列权:(激动的站起)太有了!(他举起杯子,眼前凝视着茶,又似乎看着远方一般宁静。)茶是不需要任何形式的,茶不是神乎其神,它很简单,像心一样。只不过现在人越来越复杂,把茶也想复杂了。(顿一顿)只要有闲情。

记者:闲情?

张列权:是,闲情。我不是大师,不那么讲究。一个热水壶,一个杯子,只要开心,就怎么方便怎么喝。茶的口感是无可参考比较的,我更重于自己的口味和感受,更在乎自己和茶叶之间的交流。我不管什么茶,只要能感到身心舒泰的茶,我都认可。

记者:这是一种茶的态度,也是一种生活的态度!

张列权:是,要尊重自然,尊重自己的心和感受,这是我的态度。

记者:您刚才说,茶是简单的,很让我反思,因为现在人们对茶叶的要求和追捧越来越高,有时候,我也会迷茫了,究竟为什么喝茶?

张列权:开心呀!还有属于自己的记忆。并不是茶可以让人静下来,也不是茶可以让人有内涵。一个人,要有所经历和感触,在一定机缘下,与茶相遇,才会有所共鸣。

记者:所以,让茶叶回归到茶叶本身。

张列权:是,喝茶越多,会发现自己懂得越少,会越来越谦卑朴实。

记者:那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一个茶人,转变成一个漳平水仙茶文化的传承人、推广人的呢?

张列权:不,不,我谈不上是一个文化人。(他害羞的笑着摆手,并递给我看他收藏的老茶章。)这是一个爱屋及乌的过程,我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把这些东西带出去,让更多人看到,知道。我从04年开始做漳平水仙,慢慢会对它有些自己的认识,它的历史和文化,它的家乡的味道,对我来说,有不一样的意义。

记者端起茶盏,在他指导下轻嗅细抿着,眼前渐渐出现闽西南的河谷茶园和蜿蜒溪流。

 

张列权:我是土生土长的漳平人,我们漳平人,非常的恋家,也非常固执,只要认定的东西,就会不顾一切做下去。

漳平水仙,不仅是茶,更是闽南文化的象征。(他脸上的表情骄傲、坚定)这些年,在寻访漳平水仙文化的过程中,发生了很多故事,也认识了很多有心人。有茶农,有专家,有茶友。凭着大家共同的愿望,才收集了这些老的茶章和茶品,都很珍贵了。你看(他拿着老茶展示)我们漳平水仙的发展,也是有历史可循,例如在大茶饼时期,也是盖印章的,不过不多,只在一个小村庄里。

这些都是很特殊的历史,不仅仅对茶有意义,也记载着漳平的发展,我们从小就看到、摸到这种故土的印记。

记者:我感觉您身上的故土情节是非常浓厚的。

张列权:是,这是我们漳平人的特点,我们都非常的热爱故乡以及自己的文化。

记者:哈哈,很骄傲呀。

张列权:必须骄傲。闽南文化非常优美深沉。就像漳平水仙,一个小品种,都成为中华茶文化中不可缺的一部分,小而精,精而美。茶汤里那股清香有种叫家的味道。

记者:所以那么努力的要把这种味道,推广出去,让大家都能感受家乡的美么?

张列权:是的!漳平水仙的官方推广是欠缺的,靠个人力量也会感到力不从心。在茶叶市场比较混乱的情况下,我坚持这么多年只做少而精。茶量化的问题,其实也是个很矛盾的事情。量大了,品质自然不能很好的控制,量小又不利于推广。只能尽力把漳平水仙最美好的茶叶带给大家!我出来,代表的不是我自己,我是漳平人。

记者:嗯,您的茶里,有浓浓的乡愁,就是余光中诗里那种。

张列权:我的茶叶有三个系列家、乡、根。这个茶就是我的乡土情怀。这里面家系列是最亲民的,它应该能让任何人都感受到那种自然亲切的味道,没有距离感。然后是乡,有了些遥远的想象和诗意,然后是根,是我们最根本,最深沉的感情。我希望通过品饮,一步步的让我们重新发现我们内心的感情,发现我们和故土的关联,真正的回归心灵家园。

茶淡语尽,张列权的温融茶汤,让我随着描述浮想联翩,仿佛进入了他理想中的乡土岁月,因为支撑一个人物质和精神生活的来源莫不从心而生,这份茶香,是自然回馈他的礼物,也是时时刻刻提醒他,鼓励他,关于故土关于热爱的那一份初心。

摘自《醒狮国学》20156月刊专题,记者苏小

 

上一篇:菩提自性的欢喜「诗禅《欢喜经》日修①」 下一篇:武汉茶博会全面扩容升级 规模再创历史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