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购物车 0

詹本林专栏:真想回到清朝去 ——《普洱茶记》作者雷平阳访谈

 《普洱茶记》是云南著名作家、诗人雷平阳先生的一部普洱茶专著。作为中国大陆出版的第一本普洱茶专著,该书力求在史料和典籍的基础上,让事实说话,拒绝虚妄之辞,还读者以知情权。作者不辞辛苦,行走在田间野外,采集最原始的资料,采访与普洱茶打了一辈子交道的诸多茶人,以充满人性与灵气的语言,著成一部堪与清代阮福的《普洱茶记》相提并论的传世之作,为普洱茶界留下一笔宝贵的财富。原中国土产畜产进出口总公司总裁张正明先生说:作为普洱茶的一份研究史料,亦作为弘扬普洱茶文化的一本新颖之书,我认为《普洱茶记》的价值值得肯定。在茶叶界,这样的书,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台湾《普洱壶艺》称该书是了解普洱茶必读之书

 

昔日,云南六大茶山茶业股份有限公司詹本林曾专门采访了雷平阳先生,以期让更多的普洱茶爱好者了解雷先生写作《普洱茶记》的经历,一起分享他对普洱茶的感悟。今日再看,仍是经典。

采访正文

詹本林:(以下简称詹)雷先生,您写这本书的时间是1999年,普洱茶在当时并没有今天这样火热,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写这本书的呢?

雷平阳:(以下简称雷)《普洱茶记》是大陆第一本关于普洱茶的原创专著,写这本书的时间是1999年。当时,正值勐海茶厂60周年大庆,勐海茶厂60年所走过的路和所取得的成就让世人景仰,也让很多人感到好奇,时任勐海茶厂厂长的阮殿蓉女士认为有必要对普洱茶、对勐海茶厂进行一次认真、客观的说明,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受阮厂长之邀,有机会得以去走遍古六大茶山的山山水水,去面对普洱茶的摇篮——澜沧江,那一片灵山圣水,那些感人至深的茶人茶事,令我产生了强烈的叙述愿望,也因此产生了这本书。这本书出来后,大量的第一手资料的披露、资料的有效整合、对讹传的匡正,特别是一些老茶人的现身说法,立即在普洱茶界特别是在台湾,引起了关注,被说成是普洱茶爱好者的必读之书。我写这本书的时候,采用了面对面的方式,得到一大堆关于普洱茶的原始资料,把以前一些不确切的说法,进行了修正。所以我认为它更像一本志书,有史料的价值。这本书不管说它是田野考察笔记也好,还是档案的搜集也罢,都是我们克服了很多障碍,通过认真和努力所写成的,可以说该书是对历史的记载或重现。

詹:在写作《普洱茶记》的过程中,有什么让您难忘的事情吗?

雷:写这本书的过程中,严格说来,没有更多令我难忘的事情,就事论事,揭示真相,更多的是科学的态度和精神。真正让我难忘的,是这本书出来之后不久,我所采访过的那些老茶人几乎都与世长辞了。我对他们的采访,也就成了他们留在这个世界的最后的声音。尽管当时他们已是非常的淡泊了,但是他们依然以自己最真挚的声音,讲出了自己对普洱茶的爱。

另一点让我难忘的就是当时勐海茶厂的厂长阮殿蓉。我后来在一篇文章里写过:如果让我评出这个世界最喜爱普洱茶的人,我认为只有两个,一个是台湾的邓时海,一个就是阮殿蓉。为了普洱茶的推广,阮殿蓉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她把全身心的爱都献给了普洱茶。后来,茶界传出了关于普洱茶的诸多不和谐的声音,我想问的是:在邓时海和阮殿蓉为普洱茶的推广不遗余力的时候,先生们,你们在哪儿?

 

詹:您在《普洱茶记》中说让事实说话,拒绝充耳盈市的虚妄之辞,说这句话的初衷或者原因是什么呢?

雷:从以前到现在,关于普洱茶都有种种不实之词,有种种道听途说的东西在流传。说起普洱茶来,似乎人人都有话可说,但是很多话未必让人可信。关于普洱茶的产地之争、关于普洱茶的品质之争、关于普洱茶的后发酵工艺之争等形形色色的问题。比如有一种说法,就是说普洱茶的后发酵过程是在行进的马背上经雨淋之后完成的,这些话题在《普洱茶记》中得到了非常果断的否定。我采访了当时的赶马帮的一些老人,他们就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普洱茶在运输过程是绝对不允许雨水淋湿的。还有比如关于普洱茶的产地之争、银生城之争的问题,都在我的书中得到了非常详细的说明和反驳,做到让事实说话。

有时候,普洱茶被人们虚化了,被弄得非常玄乎,我认为应该让它返回到它原来的真实面目去,就如我说的一句话:我们未必可以喝到几十年的普洱茶,关键是要喝好的普洱茶、优质的普洱茶,能做到这一点,也就可以了。

詹:您所理解的普洱茶是什么呢?

雷:其实刚才我也说了一部分。普洱茶与其它茶品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它是一种可以直抵你内心,让你温暖的茶,是一种有记忆的茶。很多茶叶不可能做到跟时间赛跑,而普洱茶却可以做到这一点,所以说它是有记忆的茶,它是一种内香凝聚的茶。

詹:您认为真正的普洱茶文化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雷:普洱茶是一种可以跟时间赛跑的茶,同样,普洱茶文化就应该是一种坚韧的、绵长的、可以和时间互生互动的文化。它应该是永远向后跑的,它不是那种奔向前方、拥抱世界的文化,而是一种要敢于向后看并回到过去的一种文化。而作为一种可以回到过去的文化,就是柔软的、古典的、神秘的,甚至是人类生命的敌人。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但普洱茶的生命却可以让人感觉到是永无止境的,它总是与人的前进方向相反,仿佛总想把人带回到生命出发的地方,把人留在美仑美奂的大自然的怀中。飞鸟不动,普洱茶不动。

詹:在您看来,云南的普洱茶与您的生活是一种什么关系呢?

雷:其实,普洱茶也就是90年代才真正进入我的生活,尽管进入我的家族史是非常早的,在我有记忆的时候,就记得家中有普洱茶的存在。对我来说,现在我的心态里面的普洱茶,仅仅只是一种茶,我从来不想把它往精神层面上去靠,尽管真正喜欢普洱茶的一些人容易把它作为自己身体的一个组成部分,作为自己人生的一种精神指向,但我自己愿意世俗化一些,我更愿意把它的精神背景上的一些东西稀释了,把它融入到普通的生活当中,喝它,与朋友分享它,充分展示它的日常性和功能性。

当然,当你遇到陈年普洱茶、上百年的普洱茶,像龙马同庆之类的普洱茶的时候,你会产生一种敬畏,它经过了一百年的时间的凝敛或历炼,已经不是你的什么红颜知己,而是你的老祖母,靠近它,当是一种古老的返乡,一次魂归。但更多的时候普洱茶依然只是一种即时消费的东西,我觉得它只是生活的必需品。

我主张生活要逐渐简单化,在认识事物的时候也在逐步简单化。复杂了,它只是一种精神方向,而不是一种事实生活的方向。还有呢,就是要学会一点复杂的简单。你比如原始森林,表面上是很复杂的,但实际上它也很简单,也就是植物在生长而已。

詹:当您面对那些珍品普洱茶的时候,您是什么感受呢?

雷:其实我接触过的珍品普洱茶也不是很多,仅仅是像龙马同庆号、勐海茶厂四十年代生产的一些珍品。我觉得跟这些真正的、有来头的、有年代的普洱茶邂逅的时候,我有那种不敢喝的感觉。我认为这种茶不是用来喝的,它具有那么长时间的光阴的积存,在这种漫长的存放过程中,时代的风云、世间的人情冷暖仿佛都被它吸收了进去,让人真是不敢动嘴。它也不仅仅只是你跟一种古代的茶结缘而有了缘分。我的感觉是让我敬畏它,我从不敢把它引为知己,像有人说的红颜知己那样,我不敢。面对那种历经几十年、上百年的光阴而流传下来的普洱茶,我们还是要认认真真地去尊重它。

 

詹:如果有可能,您还会再写一部关于普洱茶的著作吗?

雷:不会了。因为这并不是自己想写就写的,再说现在关于普洱茶的书籍也越来越多,它们都很不错。如果真要写,我想我会以散文和诗歌的方式,那才是我的正道。

詹:听说您的《普洱茶记》将要再次出版,您会对这本书作一定的补充吗?

雷:这本书即将由云南美术出版社再版,预计今年12月底就出来了。我对这本书作了比较大的修订,并新写了一个序言,标题就叫《真想回到清朝去》。为什么这样写呢?因为前段时间,跳出一些人说普洱茶现在太热了,应该降降温,对这种说法我非常讨厌。你说普洱茶再红火,能有清朝的时候红火吗?所以我说我真想回到清朝

有的人在普洱茶没有出名的时候,也从来没有想过要为普洱茶做些什么有益的事情。而阮殿蓉、邓时海这些人,一直以来,真的就像普洱茶的传道者一样,是他们把普洱茶搞得红火起来的,而不是别人。我认为,像他们这样的人,云南要给他们献花、发勋章。而有些人却一方面来捞取利益,另一方面又到处大肆诋毁普洱茶,说些不利于普洱茶的话。这样的人,伪道士、假权威,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的金币梦,我只想离他们远一点。

詹:在您看来,普洱茶未来的出路在哪里呢?

雷:我认为普洱茶的出路就是要提高普洱茶的科技含量,让普洱茶可以永久存放在世间。普洱茶它本身就是形而下的,不是形而上的,只有我们把它与禅、与道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才能产生形而上的东西。如果我们一定要以茶论茶,那它是没有道的,你必须要让它与其它一些东西在一起产生有效的嫁接,它才是有道,才会有形而上的东西产生。

我们作为商人也好,还是作为普洱茶的推广者也罢,必须谨记一点:只有好的普洱茶,没有神的普洱茶。不要把普洱茶推给神。普洱茶是人间的,它只有沾上了人间烟火,才会是好的普洱茶。

一大段时间以来,报刊媒体上对普洱茶充斥着许多玄乎的东西,当然这也在所难免,因为这本身就是茶文化衍生出来的一些事物。但衍生一定不能太虚,因为虚了之后对普洱茶只有害处,而不会有任何好处。精神属于少数人,更多的人在乎的是普洱茶的香味、趣味和药用价值,只有让普洱茶具有了可口可乐那样的覆盖率,我想,普洱茶也才堪称伟大。

文:詹本林,图文由六大茶山提供,查看原文请点击【阅读原文】

茶业复兴声明

本刊版权遵循CC许可,署名,非商业,禁止演绎;如需转载,请标明作者和转自「茶业复兴」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茶业复兴」立场~

授权传播矩阵:51普洱网,1510tea,茶膏网~

战略合作单位:六大茶山,蒙顿茶膏,51普洱网,云南南涧茶厂,兰茶坊,宝和祥,龙成茶行,江南收藏,励智投资,吉禹传媒,益木堂,丽江秋月堂,泊园茶人服,净水三千,云南省古树普洱茶收藏研究会~

合作、交流请与李明[Lust2013],李扬[bug_on_acient_road],杨静茜[yangjingxi923],支离子[zhilizi]联系~

 

 

 

上一篇:一片茶,要经受多少税税念才能来到你身边 下一篇:武汉茶博会全面扩容升级 规模再创历史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