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货地址:

三万炒到上百万,谁是普洱“金融茶”最后的接盘侠?

时间:2021-01-22
分享给朋友:          



“打个王者,‘牛饼’突破6万了。”1月11日,一位年轻的芳村茶商在自己的朋友圈更新了状态。

日前,云南大益茶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益”)官方发布了一款名为“力开天地”牛年生肖茶的配货信息:发行总量为10000提,其中5000提为大益官方APP“益友会”会员申购数量、5000提为传统经销商配货渠道,发售价格30000元/提。



▲一位申购“牛饼”的茶商的微信朋友圈截图

在某普洱茶行情网站上,这款茶的行情从最早的4.8万元/提,最高上涨到7.05万元/提,目前价钱稳定在6.5万元左右。“开盘那天,早上11点多交易还是4万多,到下午就已经炒到5万多。”

实际上,将普洱茶作为投资的现象,自2006年开始出现苗头,到2013年左右达到顶峰,作为普洱茶消费大省及普洱茶集散地的广东地区,“表现”尤为突出。当时曾有一句流行语,“存钱不如存普洱茶”,一时间,“存茶”变成金融投资的一种手段,吸引大量人员与资金的参与。



▲普洱茶界的部分“明星”和“网红”。受访人供图

近几年,尽管这一“热潮”已逐步降温,但随着某些普洱茶品牌以及相关“明星”普洱茶产品成为“期货”,围绕所谓的“金融茶”展开的博弈仍在小范围内盛行。一部分人认为它是价值的体现,另一些则认为这就是一场骗局。

有人说,“芳村茶市,一天一个价,不分白天黑夜,有人痛哭,有人狂欢。从白昼到黑夜,有人在这里一夜暴富;从黑夜到白昼,有人倾家荡产,妻离子散。”但身在其中的人却讳莫如深,“三言两语说不清,外界误解很大。”

事实上,中国期货市场监控中心相关期货指数显示,截至2020年末,经中国证监会批准,国内可以上市交易的期货商品种类中,并不包含普洱茶。

在业内人士看来,“金融茶”是以极个别品牌为首的、以普洱茶为介质的类金融模式的炒作,一种市场内部形成的买卖圈子。多位法律界人士指出,“金融茶”的炒买方式风险极大,对于参与投资普洱茶“期货”的人来讲,也已经背离了正常经销、消费需求。

【现象】

炒茶对赌上家跑路

有人一夜暴富有人亏损过亿

14元一泡的茶,与455元一泡的茶,差距究竟在哪里?

一种答案是,没有差距。

曾有独立茶人在网上讲述了自己品饮“金融茶”的体会。作者在文中称,朋友拿了一小袋“轩辕号”茶样过来试泡。这款茶在去年7月份曾被炒到最高位110万元/件,目前最新价格是88万元/件,而在2017年刚面市时,一件“轩辕号”叫价不过3万元——三年时间身价“暴涨”30多倍。按整件的身价折算,一袋茶样50克,价值3250元,分出7克冲泡,折合455元/泡,而三年前这泡茶仅值14元。

在该独立茶人看来,所有在零售渠道没有交易的茶品,最终归宿就是藏家们的库房,也可以说是“接盘侠”。



“轩辕号”在某普洱茶行情网站上半年的价格波动,去年7月曾被炒至110万元/件

广州芳村,全国规模最大、商铺最集中、辐射面最广的茶叶集散地,同时也是国内著名茶品牌的孵化地,被喻为“茶叶华尔街”。整个片区包括23家茶叶批发市场及8处茶叶经营户集结地,占据全国普洱茶交易量的80%。

跟普洱茶云南原产区的鲜叶交易氛围不同,这里是“金融茶”的汇集地——人们除了卖茶、喝茶,最重要的是“炒茶”。每天,芳村各大普洱茶交易平台上,上千种普洱茶犹如一支支股票在行情网上涨跌起落,而来自全国各地的商家、炒茶客、藏家则在线下进行交易。



芳村茶叶城。图据普洱茶网

很难有人可以准确说出“金融茶”这一概念出现的具体时间。一种较为流行的说法是,大约在2012年前后,由“大益”开始的经销商期货模式,把作为农产品的普洱茶市场“向前推进了一步”。

自此,芳村茶叶市场出现了“期货交易这种独特的模式——只要有货单,就可以找茶客缴纳定金,但不做实际交易,等茶叶价格攀升后,由上一个茶客再卖给下一个茶客,如此循环往复、“击鼓传花”。

而这一模式,直到今天都未曾在其他茶类中出现。在这样的模式下,用“自己卖,自己买”来抬价的手法一度非常普遍,导致普洱“期货单”交易量异常活跃的同时,普洱茶的价格也飞涨,于是又被形象地称为“金融茶”。



芳村茶叶市场出现普洱茶“期货交易这种独特的交易模式。图据大益论坛微信公众号

在业内人士看来,“金融茶”是以极个别品牌为首的、以普洱茶为介质的类金融模式的炒作。它与通常的茶叶销售不同,一种市场内部形成的买卖圈子,常见有买空卖空的期货做法,属于非保护状态下的一种交易模式。

而围绕“金融茶”产生的争议,从它甫一出现就如影随形。甚至有人直言,“茶叶金融的核心就是庞氏骗局,没有其它。”

2020年年初的“大益鼠饼”事件,至今让很多人记忆犹新。据了解,在厂家没有公布“鼠饼”(鼠年生肖茶)信息的时候,“期货交易”就是一个对赌的模式,有人看多买入就有人看空卖出。由于连专营店都没有配整箱的“鼠饼”,市场严重缺少整箱货进行交割,在2020年1月1日晚官方发布“鼠饼”信息之后,其价格一下子上涨5万元,达到十多万元。而之前三、四万元卖出的商家血本无归,根本无法交货,导致芳村市场多家商家关门跑路,市场违约风险大增,很多交易平台甚至停止交易“鼠饼”。



2020年年初“大益”推出的“鼠饼”(鼠年生肖茶)。图据大益集团官网

东莞作为有名的藏茶之都,凭借其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优异的地理优势、完善的藏茶交易链条以及精准的产业定位,成为“存茶量全国第一、老茶保有量全国第一、老茶交易量全国第一”的重要茶叶贸易集散地。近年来,随着“金融茶”的火热,东莞的万江石美茶叶市场成为仅次于广州芳村的普洱茶“期货交易地。

2020年,一则“东莞商家一夜之间损失过亿”的新闻在茶行业引发关注。据东莞当地媒体报道,市民陈先生和茶商林女士,平时有收藏买进市场流通价值的普洱茶作为投资的习惯。2019年4月开始,他们在万江石美茶叶市场心叶茶轩分别购买了千羽孔雀、轩辕号、沧海等普洱茶用于投资。为了便于随时倒手交易赚取差价,这些普洱茶产品一直在心叶茶轩的老板叶某手中,到2020年1月到期收货时,却被告知无法对单。



▲曾经引发行业关注的东莞大额茶叶交易纠纷。图据东莞广播电视台

据不完全统计,与心叶茶轩交易的买家有60多人,涉及购买茶叶本金超过1亿多元。心叶茶轩老板叶某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因为自己的上家“跑路了”才无法和客户对单交货。他承认自己欠下家的货值近8000多万,但自己也是受害者,他的上家直接欠他本金有一个亿。

【“大盘商”】

圈子很小玩的人少

大藏家反而不愿参与炒作

万江茶叶行业协会创会会长、普洱茶价值服务商郑旭告诉红星新闻,普洱茶之所以会形成“金融茶”的属性,满足三方面条件:一是该款普洱茶品质好,能够得到市场认可;二是普洱茶市场成熟,产品能够方便流通和变现;三是普洱茶越陈越香的属性,加之市场保有量有限,具有收藏保值的特点。

郑旭表示,“期货”风险主要是先付钱,然后在规定的日期里提货。就是这个“空档”,成为了无数炒家的博弈窗口期。由于“期货”交易中信息不对称,大家套现、做空单、卖现补期等各种交易操作层出不穷,在此一旦有一环出现问题,例如像现金流断裂就会导致连锁反应。

另外,茶叶交易和其他商品交易不同,很多时候都是以市场诚信为基础,朋友熟人之间开展,过万甚至是几十万的交易有时只凭转账记录或者一张简单的收据,因此出现问题,往往很难维权,最终导致钱货两空。



▲前述东莞商家一夜之间损失过亿的纠纷中,茶商叶某向受害者开具的送货单,就是交易的唯一凭据。图据东莞广播电视台

“这种游戏玩了很多年。第一次普洱茶高潮是2007年,随后泡沫很快就爆了。2008年重新洗牌,市场从很低的价格爬升到2020年上半年并到达一个历史高位,这期间涨幅最夸张的茶有一、两千倍。现在随着茶行业透明规范,参与的人越来越多。虽然有很多品牌都想做‘金融茶’,但真正能变现和流通的主要就是‘大益’。这种头部效应越来越明显,在我们这个行业里有点像小茅台的意思。当然,茶叶没有茅台市场那么大,还是很小的一个领域。”

作为普洱茶价值服务商,郑旭并不回避“炒茶”这个说法。他和他的交易平台经常会给大客户进行资本运作,针对一款中意的茶,用大量资金收购达到一定的控盘数量,然后通过市场进行适当的拉价、建仓,再将货物出售,帮助很多客户赚到了钱。整个交易周期并不是很短,过程中会不停波动,目的是使得这款茶在市场上流通量减少而变得稀缺,茶叶的品质得到市场认可,完成增值。



▲云南西双版纳,龙园茶叶大世界收藏的各类大茶饼、大茶砖、大沱茶等龙园号普洱茶。图据视觉中国

郑旭介绍,“通常的情况是,在厂家放出发布新茶的消息后,市场的核心圈,也就是我们一直在玩期货的几个大盘商之间就会碰撞出期货。比如我认为这款茶值10万一件,你认为不值10万一件,双方就会进行交易,然后商定一个交割期。这时候我们两个就已经产生了交易价,随后陆陆续续会有越来越多人加入到这个游戏里来,有人想做多的,有人想做空的。外围的人要通过我们才能玩,因为做多是需要马上给现金,放空是需要诚信,并且要在行业内有一定地位。”

郑旭告诉红星新闻,虽然玩“期货”的人很少,但每年芳村都会有一些散户因为做出超出自己承受范围的“期货”,导致赔不起钱而跑路的。反而是很多理性的大藏家不愿意参与这种短期的炒作行为。

芳村茶商】

没有没跌过的茶叶

但“一夜暴富、倾家荡产”太标签化

2006年就开始在芳村从事茶叶生意的马先生,现在是一家普洱茶交易平台的工作人员。他所在的交易平台是国内最早从事普洱茶经纪的企业之一,拥有新、中、老期普洱茶价值评估体系及经纪人团队。除了提供普洱茶咨询综合信息,平台也为客户提供专业的入货、出货及委托等大宗交易服务。

马先生告诉红星新闻,所谓的“期货,是指现货还没到市场,大家在买卖这张“期货单,这种交易形式实际上2007年就有出现。他称,不是所有的普洱茶都有金融属性,经历过前些年市场的淘汰,2016年以后基本就剩下“大益”这个品牌了。“2020年受疫情影响,本来都觉得这个行业要萧条了,想不到4月份一下子涌进来很多热钱,把新茶的价格翻了几番。”

他认为,参与大益茶买卖的人群,都是“明白规则的人”,做的都是行家之间的生意。在马先生看来,对行业缺乏了解的人会觉得“金融茶”就是在平台炒来炒去,但在长期深耕行业的人看来,新品牌上市都需要一定的炒作——炒作只是它附带的一个功能,整个行业长远看实际是细水长流的生意。



▲大益集团官网首页的宣传语

“外界对‘金融茶’的误解,从我2006年入行开始,这种声音就没有停过。跑路的永远都会有,毕竟目前是没有明确的行业规范和监管的,‘期货主要还是跟熟人之间买卖,肯定是带有赌性。只要那个人输红眼了肯定会跑路。”

在芳村经营茶叶生意已近8年的云南人张先生告诉红星新闻,市场内部交易完全凭信用,如果没有信用基本上没办法在行业立足,大多数人不会以信用损失为代价破坏这个规则。而正是芳村市场里上万家商户连在一起,形成了普洱茶“期货市场”的交易规则。

“期货风险很大,价格由市场供求决定。很少有没有跌过的茶,都是涨涨跌跌。外界说的‘一夜暴富’、‘倾家荡产’这些词语太标签化了。我理解的行业就是正常买卖,茶的收藏交易而已,门槛可高可低。在茶的仓储品相好的前提下,理论上可以倒卖无数次。”张先生说。

对于外界所说的普洱茶的“炒作”,大益集团董事长吴远之曾在媒体报道中也有过间接回应,“普洱茶在没有被喝掉之前,微生物一直在工作,茶的品质是一直在变化的。”他认为,20年前买的那饼普洱茶与保存到今天的这饼普洱茶,是两个不同的产品。“随着时间的推移,茶的品质更好了,价值更高了,但是由于有消费,存世的数量更少了,所以价格自然更高了。相当于你是用更高的价格买了一个新产品,这与金融无关。”

【批评的声音】

茶叶是用来喝的而不是炒的

“金融茶”是产业发展的不健康因素

“以普洱茶越放越陈的属性,收新茶喝老茶的概念是没错,但是必须建立在它是一个农副产品的价值基础上。”

在独立茶人梁宏亮看来,虽然“金融茶”的规模在五千亿级的茶产业里可以忽略不计,但对整个行业的影响却不容小觑,每年茶圈最大新闻就是关于“金融茶”引发的种种纷争,对茶行业的发展是弊大于利。

梁宏亮告诉红星新闻,普洱茶除了冰岛、班章、易武这些被炒红的山头茶外,其余的价格并不算贵。目前商家把“金融茶”作为一个道具来进行击鼓传花式的炒作方法,就像十七世纪的荷兰郁金香一样,最终崩盘后将损失转嫁到散户身上。



▲茶艺师演绎冲泡冰岛茶。图据视觉中国

“说愿赌服输,本来就是一种赌博行为。我相信‘大益’拼配技术是没问题的,至于这款茶值不值这个钱就要另当别论。价格能达到多少,完全取决于炒作。茶叶最重要的是作为农产品来品饮,拿来作为赌博的道具肯定是不对的,容易误导消费者,和社会价值观背道而驰。”

东莞茶叶协会秘书长李启敬对当地茶叶市场有过长期深入的观察,他告诉红星新闻,资金追捧导致“金融茶”完全脱离了茶叶的品饮属性,作为茶行业协会,自己始终坚持“茶叶是用来喝而不是用来炒”的原则,对“金融茶”持不支持、不参与的态度。

李启敬用2019年“大益”发布的一款1901沧海普洱茶来向红星新闻举例。



▲某普洱茶行情网站上的1901沧海商品信息

在他看来,这款在“双十一”期间进行预热抢购的新茶,凭借艳丽的外包装和一个与茶文化不太相关的名字,引发了茶行业市场一轮非常规爆炒。

据了解,这款大益1901沧海普洱茶,总发行量34000片,自发售起从7599元上涨到近4万元一提,短短的一个星期上涨了超过5倍,其中从29800元到39000元仅仅只用了两天时间,完全背离收藏的规律,众多商家、炒家一时难以适应,弄得哀鸿遍野。



▲沧海普洱茶当年的市场炒作。受访者供图

李启敬告诉红星新闻,普洱茶新茶市场交易不时有放空单的现象,就沧海普洱这款茶来说,网上抢购价是7599元,按照市场放出的消息,回收价相当于17599元。此时假如A茶叶店老板有朋友抢到一筒并回收,为了能赚取利润A老板可能会放空单到市场20000元。让A老板没有想到的是,在等待邮寄的过程中,这款沧海普洱短短几天就涨到了25000元,这时原本答应卖给A老板的朋友觉得赚少了,因此终止交易寻求卖个更好的价钱。这样A老板放出去20000元的空单就没有货交割,这时A老板不但赚不到钱还要到市场上以25000元的价钱收货回来填补空单,因此市场就需要一定量的货来填补空单,从而引发市场涨价。




▲在某普洱茶行情网站上,大益1901沧海普洱茶价格频繁大幅度起落

“这种模式赌的是信誉,但你也知道,在利益面前或者在一种大的落差下,有些人可能就会跑路,导致对不了单的情况越来越多。而且这种交易很多是口头承诺、电话截屏或者手写的收据,这些从合同法上是不受法律保护的。”李启敬总结指出,“‘金融茶’属于市场行为,我们认为它对茶产业的发展是不健康的,与正常的茶叶交易相违背。”

而李启敬的这一观点并不是少数。中国普洱茶网此前曾在一篇分析中指出,因为普洱茶“期货厂牌生产的只是交易符号而非以消费为目的,因此品质就成了最为次要的问题——以“大益”为例,原件未开箱未破损的茶品方才便于在“期货市场流通,而这恰恰是与普洱茶的消费相违背的。

【律师解读】

未列入可上市交易期货种类

单靠信用维持交易,买家风险极大

中国期货市场监控中心中国农产品期货指数(CAFI)显示,截至2020年末,经中国证监会批准,国内可以上市交易的期货商品种类中,并不包含普洱茶,甚至茶叶。

对于“金融茶”期货模式现象的出现,红星新闻联系中国茶叶流通协会普洱茶专业委员会,工作人员称协会并不清楚相关情况;随后记者联系广东省茶叶行业协会,截至发稿前未获得回复。

针对此类问题,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邱恒榆律师表示,在政府暂未将“金融茶”纳入期货管制的情况下,商家持有茶叶现货的情况以及商家的资产状况等不透明,买家很难准确判断交易的风险程度。因此,买家首先要充分意识到或将面临的交易风险,其次要收集相关证据,降低纠纷风险,增加胜诉机会。例如,尽量签订买卖合同,约定好交易步骤、付款方式、付款时间、交货时间、地点、质量标准、违约标准等等,并保留好相关的付款凭证

邱恒榆律师认为,如果交易手续太粗糙、卖家的资产不足以承担相应责任,单靠信用维持,所谓的交易规则都不能保证交易安全的

这种炒买方式不是不受合同法保护,而是风险极大:一是,因为证据缺乏,导致维权失败;二是,即便胜诉后,往往跑路的商家没有足够的财产支付欠款,很容易导致胜诉判决成为一纸空文,买家仍然是输家。”邱恒榆律师说。

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张艳敏律师告诉红星新闻,交易场所是为所有市场参与者提供平等且透明交易机会、进行有序交易的平台,具有较强的社会性和公开性,需要依法规范管理,确保安全运行。从目前来看,部分普洱茶在某些交易场所已经呈现了期货的属性。很多茶还没出品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市场预售价格,等到该款茶正式上市之时,其开盘价格有可能高于预售价格,也有可能低于预售价格,对于参与投资普洱茶“期货”的人来讲,已经背离了正常经销、消费需求

张艳敏律师表示,对于此类交易场所,建议相关部门明确监管机构和职能,加强日常监管,做好交易场所统计监测、违规处理、风险处置等工作。随后,记者电话就芳村市场的普洱“金融茶”现象咨询广州市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称其不属于该机构的监管范围;致电广东省地方金融监管局,截至发稿前,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文章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邮 箱: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
 

© 2005-2019 51普洱茶网版权所有
滇公网安备53011102001176号  滇ICP备1200499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滇B2-20200194 51普洱营业执照
运营中心地址:昆明官南大道188号云南康乐茶文化城16幢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