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货地址:

打陀螺、射弩、丢包、唱山歌,这就是茶山生活该有的样子

时间:2021-01-22
分享给朋友:          


说起云南的节日,往往会与少数民族联系到一起,而说起西双版纳的节日,那就更有理由联系到民族习俗,比如傣族的泼水节,但在革登古茶山,尽管也是少数民族为主的区域,当地最热闹的节日却与村寨为主题,即革登撬头山的节日。

 

撬头山的节日足够热闹、欢腾,也足够有氛围、有乐趣,奇妙的是,他们并没有给这个节日取一个名字,反正象明乡区域的人都知道这个节日——革登、倚邦、莽枝、蛮砖,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四大古茶山皆在,范围并不窄。或许,没有刻意地取名字,反而显得更有节日的韵味与感觉,当下的我们太期待那种久违的节日氛围了。



让你失望的是,撬头山节日并不是历史悠久的节日,准确地说,它是一个很新的节日,李贵强说:“我们村的这个节日,是从2012年开始,一直延续至今,希望(节日)能一直举办下去,这样才有意义,不然过年就是喝酒,感觉没意思。”你看,这个节日很新,溯源到2012年,但在古茶山一带有影响力,因为这个节日是应古茶山的需求而创世;他们的这个需求,是想超越过年喝酒这一内容,想让过年更有意义,仅此而已,却获得了响应与支持。



李贵强

对于撬头山节日的内容,李贵强说:“我们过节的时候,要杀一头牛,还要杀鸡和猪,村民需要凑腊肉,酒也是村民凑的,一家一壶酒,三市斤,50户人家总共能凑150市斤酒,基本够喝。当然,节日不仅是吃饭、喝酒,还有很多活动,比如丢包比赛、射弩比赛、打陀螺比赛、山歌对唱等。丢包是以前年轻男女之间的活动,是他们表达爱意的一种方式,也是我们这里最早的恋爱方式。男方把包丢出去,如果有女孩子心仪男方的话,就会想着来接这个包,并捡起来,这是一个信号。以前所丢的包,还会装着水果糖,现在就没有了。以前不会写信,更没有手机、互联网,但男女之间的情感需要表达,于是丢包就成了追求异性的一种比较贴切的方式;现在,丢包跟恋爱没有关联了,只是作为传统习俗的传承,大家觉得有乐趣,发展成为一种比赛,所以过节的时候都要丢包,还有计分。”


2019年11月月底,我们在直蚌村杨顺发家吃晚饭,晚饭前无事,他们就约着打陀螺,地点就在村子后面、直蚌古茶园的入口处,地块大而空旷,一个是打陀螺确实需要较大的场地,另一个是可以保证安全;他们对打陀螺的场地要求,一般是长15米、宽20米。




打陀螺比赛是积分制,胡文俊说:“先确定一个中心点,中心点上放一块一平米大小的垫子,垫子正中放一个陀螺,然后围绕中心点的陀螺在6米处画线,形成一个圆形,选手站在6米之外的地方把自己的陀螺打出去,如果选手打出去的陀螺最终击中垫子里的陀螺,且把垫子里的陀螺打到垫子之外,还要保证被打出15米或20米外,而自己的陀螺能停留在线内(6米的界限之内,下同),才能赢得4分(最高分);如果自己的陀螺击中垫子里的陀螺,最终两个陀螺都在线内,那就能赢得3分;如果自己的陀螺击中垫子里的陀螺,最终两个陀螺都在线外,那就能赢得2分;如果自己的陀螺击中垫子里的陀螺,而自己的陀螺出线(超过15米或20米线的界限,下同),那只能赢得1分;如果没有击中,不管出线还是不出线,都是零分。”

 

打陀螺是一项非常消耗体力的运动,就在我们观看他们比赛的时候,虽然已是黄昏,已是古茶山冬季里的黄昏,但他们还穿着拖鞋、T恤,还满身大汗,汗水浸透了T恤。他们用半米左右长的竹棍或木棍系上绳子,用细绳将陀螺缠绕好,然后对准垫子里的陀螺击打出去,这不止需要较强的体力,还需要娴熟的技巧,因为每一个陀螺,都有好几斤重。我和同事不敢参与,只敢在旁边观看,胡文俊说:“观看的话,要离得远一点,防止细绳断了、陀螺失控被砸到。”



打陀螺时需要全力抛出


2019年12月月底,我在撬头山采访时,谈及打陀螺,李德云说:“我们这里打陀螺已经成为一项参与度很高的比赛,过年的时候一个村跟另外一个村比赛。在本村打的时候就抽签,一个长签、一个短签,我们用小树枝来表示,比如十个人,就用十根树枝,短的5根、长的5根,比赛时就是长的对阵短的。打陀螺比赛,人少的时候,输家就出一只鸡,赢家就出一斤酒、一盒烟;人多的时候,输家就多出,赢家就少出,重在参与,还是图个乐趣。过年时的打陀螺比赛,要持续好几天,从春节打到元宵节,甚至会打到农历二月初八。”

 

要想在过年的时候赢得比赛,或者说打出一个好成绩,就需要平时的不断训练,而这,也正是他们空闲时的安排,既是训练,也是乐趣。后来,我在微信上看到胡文俊发朋友圈,正是直蚌的打陀螺,他们在冬日的夜色里比赛,几辆皮卡车的车灯全部打开,照亮了夜色,也照亮了比赛。

 



遇到重大节日,穿着自己的民族服饰对唱山歌确实是一件愉悦的美事,李贵强说:“在撬头山的节日里,酒喝尽兴了,就进行山歌对唱,但山歌对唱不在正式的节日活动范围之内,没有比赛,纯属娱乐,即兴的成分更多一些。”在新酒坊鲁顺友家采访时,就听到他们手机里拍摄的山歌对唱,“……粗茶淡饭招待你,招待不周多包涵”,所唱的山歌内容多与场合有关,真正是即兴,看到什么、想到什么,就唱什么。没有想到的是,郭龙成居然也会对唱山歌,尤为关键的是,他熟悉革登、倚邦一带的情况,熟悉这一带谁的山歌唱得好、有什么特点。

 

山歌对唱是古茶山茶农的娱乐生活,如果说打陀螺是年轻人、男性为主的娱乐,那么,对唱山歌就是中老年人、女性为主的娱乐。



2019年冬季在革登古茶山采访时,我就对撬头山的节日有了兴趣,李贵强也很真诚地邀请我们来参加2020年的节日,而2020年的节日轮到村集体筹办,还记得他对李德云说:“你是党小组组长、老龄协会会长,你要组织好。”遗憾的是,因为2020年年初的疫情,撬头山节日不得不中断,但也希望他们不要放在心上,因为连很多省外朋友期待的泼水节也取消了,只要人平安,来年接着筹办,一定会更热闹。

文章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邮 箱: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
 

© 2005-2019 51普洱茶网版权所有
滇公网安备53011102001176号  滇ICP备1200499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滇B2-20200194 51普洱营业执照
运营中心地址:昆明官南大道188号云南康乐茶文化城16幢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