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货地址:

云南红茶:开放才是未来

时间:2020-11-10
分享给朋友:          

始现于400年前的明末清初的红茶,由闵赣交界的桐木村村民于偶然中创制。这样充满意外的茶,一开始并不受到喜欢。



后来,植物猎人罗伯特·福琼发现当时的中国在绿茶制作过程中会添加染色剂,当这个消息抵达英国后,英国转而拥抱了红茶。红茶至此开始了一段比绿茶更为传奇的旅程:诞生虽晚,如今却遍布全球,成为被世界饮用得最多的一种茶类。

 

今天,无论谁谈起红茶,总是会与精致的英式下午茶、优雅生活相联系,中国云南与红茶仿佛成为彼此绝缘的两个事物。虽然后来有过滇红的短暂辉煌,但在如今的一些红茶书籍上,除了谈及茶树起源地,甚至很难找到云南产区的名字。一方面,云南红茶在出口量上持续保持低位;另一方面,内销只能保持基本的农产品形式销售。


这里,我们并不想谈论红茶的归属问题,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经济学家科斯早已给出了答案:谁用得最好就归谁

 

英国自身虽不产茶,却凭其高效的贸易组织能力,将英式红茶销往全球,成为红茶代名词;同样不产茶的新加坡,年轻品牌TWG使其门店成为茶叶爱好者必打卡之地;邻国日本正在将日本红茶作为本国名片之一向世界分发,并且已经取得不俗成绩,不同国家以自身优势发展各色红茶,这其中,必然有值得借鉴之处。

 

新加坡TWG:混合的魅力

 

任何人走进TWG门店,大概都会以为这是一家拥有百年历史的英国茶叶品牌。事实上,TWG创立于2008年,是新加坡本土企业,目前已在29个国家开设门店。TWG最大的特点是拥有近800种不同类型的茶叶,其中占绝大多数的是用不同香料调配出的风味红茶,甚至以高级红茶作为基底进行调配,即使现在,依然有人认为这是一种暴殄天物的行为。


创始人Taha对此解释说:“通常最高级单品茶只有独品才能体现微妙的口感。我更视其为一种宣言:对于不了解茶文化的人来说,可以在初次购买混合茶时就品尝到稀有茶叶,从此入迷。”

 

Taha的话道出了一个茶行业一直以来颇为头疼的问题:如何让不饮茶或不习惯饮茶的人爱上饮茶?


人的嗅觉比味觉更为发达,比起微妙的滋味差别,不同的花果芬芳让人印象深刻。风味红茶的调配如同香水一样,香气本身成为最大的优势:佛手柑香、草莓香草混合香、巧克力香、朗姆葡萄香,光是听名字就令人垂涎。如果在与茶亲密接触的第一次就能遇见让自己着迷的风味,那么进入茶的世界就变成顺水推舟的小事。


另一方面,风味茶也契合了越来越个性化的世界。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在几个饮茶国家,传统红茶正在失宠。根据欧睿(Euromonitor)的数据,在截至2019年的5年里,英国、美国和俄罗斯的红茶零售量至少减少了10%,较年轻的消费者转向日益壮大的咖啡市场或者水果茶和花草茶。

 

 

日本红茶:劣势转为优势


制茶讲究适制性,以酚氨比值高更为适制红茶。酚氨比高,代表茶叶中多酚类化合物占比更高。红茶制作中关键的氧化使茶叶产生各类丰富甜蜜的香气物质,并将浓强的多酚类物质转化为具有醇和滋味的茶黄素、茶红素。在传统茶叶审评中,酚氨比高,制成的红茶品质更好。因此,大叶种向来是制作红茶的优选。

大叶种红茶

日本红茶主要栽种品种为名为“薮北”的小叶种茶树,事实上并不具备先天优势,但正因为如此,其滋味清淡反而成为其最大的一个特点。在由日本枻出版社编辑部出版的《红茶》一书中,作者这样介绍到:“比起其他国家的红茶,日本红茶的特色在于香气甘甜、涩味较少、而富有甜度。”

薮北” 


比起加奶茶,日本人更偏好清饮,于是小叶种红茶的优势凸显:适口性强,纤细美味的味道一下子迎和了日本的清淡口味,同时这样的红茶也非常适合搭配日本料理和和果子。围绕这样的“劣势”,日本茶界展开了各式各样的推广活动:红茶瓶装饮料、红茶咖啡厅等,近年来在日本本土掀起了一股热潮。

 

 

云南红茶:开放才是未来

 

上述两个例子都是目前世界上红茶发展极为瞩目的两个趋势,虽然二者方向不同,却都与讲究浓强的传统红茶走上了不同的道路,甚至还带着不少反叛色彩:高级的单品红茶用于调配、小叶种用于制作清淡甘甜的红茶。这在多数传统茶人看来难免不合规矩,甚至采取轻视态度。


而回到我们自身,云南红茶何去何从?我没有使用“滇红”,是因为“滇红”有一个众人所接受的明确范畴:使用云南大叶种茶为原料,通过萎凋、揉捻、烘干制作而成的红茶。但是,超出这个范畴,不是“滇红”,却可以统称为“云南红茶”:无论滇红、晒红、古树红茶,亦或是云南红茶制作的茶包、茶粉,甚至奶茶,都能可以是“云南红茶”,只要这些形式都能从不同角度促进云南红茶产业发展,何乐而不为?


滇红茶园

或许,是时候放下原产地的骄傲,迎接更加多样化的云南红茶,活用云南红茶。

 

“活用”,是一个看似简单使用起来却充满困难的概念。用吸管喝的红茶是不是传统红茶?干燥时采用晒干而不是烘干的红茶是不是正宗云南红茶?中国人对于“正宗与否”的过分关注,使我们在活用时会遇到更多的质疑。

 

这一点,日本三得利的乌龙茶饮料是“活用”的绝佳例子。



1981年由三得利推出的乌龙茶瓶装饮料,原料来自中国福建省。自诞生开始,这款茶饮料就一直受到日本人欢迎,近30年来在市场上长盛不衰。

 

从一开始,三得利就采用:“日本三得利乌龙茶是历史悠久的正宗中国茶”的观念,为后来三得利乌龙茶的“中国符号”的品牌路线奠定了基础。于是,在广告中,我们可以看到带着耳机跳舞的动漫唐僧形象、不同城市中中国人恬静美好的面容,甚至许多不饮乌龙茶的区域都在其中。


现在在日本人眼中,乌龙茶几乎就是中国茶的代名词。这样的误解,便是从三得利的广告开始。但我们都知道,多数中国人甚至都没喝过瓶装乌龙茶,乌龙茶又何以代表中国茶?但这就一定是“错”吗?三得利深入人心的茶饮广告正是其茶饮料风靡三十年不败的原因。

 

正宗一说或许并不存在,不正宗的沙县小吃占领了全国、不正宗的新疆大盘鸡成为所有人心中的新疆菜、不正宗的新加坡红茶遍布世界、不正宗的日本红茶焕发新的活力。如果非要深究,学习祁红的滇红都是一种不正宗。抱持着过去辉煌不放,将无法以轻松心态面向未来。

 

活用本身,就是带着对正宗的批判而不断引入新血液以创造新的事物,挑战旧的权威,建立新的秩序。云南红茶,虽然还在不断调整着脚步寻找方向,可以坚信的是,开放才是未来。

文章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邮 箱: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
 

© 2005-2019 51普洱茶网版权所有
云南网警ICP备案 53011103402016号  滇ICP备12004999号 51普洱营业执照
运营中心地址:昆明官南大道188号云南康乐茶文化城16幢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