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货地址:

邹家驹先生的“辟邪剑法”

时间:2019-05-27
分享给朋友:          


01


普洱茶谁正宗?

普洱茶,美在生茶,韵在生茶,根在生茶,魂在生茶。可以说,生茶的发展历史,就是普洱茶史。


各行各业的发展中,有人想在里面搞点名头,要么开拓创新,要么反动诋毁。开拓创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我们时常听到或看到,那些跳梁小丑,以千姿百态的表演哗众取宠的故事。


普洱茶界也不例外。有很多人,喝不懂生茶,便去诋毁它,诋毁过程中得到几个附和的掌声,就敢自称茶中仙某和茶商大师。


金庸先生在《笑傲江湖》中,藏了一则旧时华山论剑的典故,讲述华山派曾因剑、气二宗之争,同门手足相残,实力骤减,从此衰微。对今天普洱茶面临的问题颇有启示意义。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华山派剑、气二宗的内斗,归根结底还是谁掌权、谁得势、谁得利的纷争。就像当下普洱茶界的生茶与熟茶,谁是普洱茶正宗的问题。


普洱茶界,重生茶而轻熟茶者历来不少,只喝生而不喝熟的比比皆是,但几乎没有直接去毁灭和否定熟茶的,即便是这个一再强调生茶才是茶的群体。


但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人不甘寂寞,不甘与世同流,总要想方设法出来搞点事情,在茫茫人海中抛头露脸。


而这个自称敢冒天下之不敢为的“大佬”,就是我们尊敬的邹家驹先生。这几年,邹先生在云南普洱茶界混的风生水起,凭借几十年做茶人的“身份”,逐步迈出“大师”的套路。


02


“抑生扬熟”之套路


有人批判邹先生说,“没有接受过正规茶学专业高等教育,上世纪末任云南省茶叶进出口公司总经理,算是他的工作,但所讲解的茶叶科学知识内容不正规,所依据的相关数据片面,喜欢断章取义,完全不符合现代正规茶叶科学研究的系统性科研结论。”


我并不完全认同这种说法,因为邹先生早些年确实为云南普洱茶的发展做过一些事。但今非昔比,邹先生今天在普洱茶界“倚老卖老”的“耿直”观点,我是不同意的。


邹先生成为普洱茶“大师”的路主要分为三步。第一,利用普洱茶充实身家;第二,提出生茶不是普洱茶;第三,以“救苦救难”的菩萨身份向世间散布“生茶有毒”论。


人,为什么要搞事情,要么为名,要么唯利,要么为国为民。


按照邹先生否定生茶,是“为喝茶人的健康着想”的论点,实际上是符合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


但邹先生完全脱离普洱茶本质的主观臆断和断章取义,揭露了他所谓的“为民”,不过是为“唯利”、“为名”保价护航的伪装。


邹先生身为普洱茶界的年长者,声名在外,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曾写过一篇题为《邹家驹的“偷梁换柱”之计》的文章,在其中,我已做过专门的讨论,在此不赘述。


邹先生彼时不喜生茶,热衷熟茶,投资了大量的熟茶加工。在普洱茶界,熟茶向来不是主流,故有大量囤存,此说并非谣言,此事知情者众。既有囤茶上万,所以在生茶畅销的茶市,只有搞垮生茶,自己的熟茶才有出路。因此,一条抑生茶而扬熟茶、坐收渔翁之利的路就此铺开。


03


醉翁之意不在酒


众所周知,普洱茶分生茶和熟茶,生茶当然是普洱茶,但邹先生却认为,生茶不是普洱茶。


在转发他观点的“同道中人”梁权先生撰写的《梁权的故事(一)》时,邹先生兴奋至极,天马行空地写道:

“十四、五年前,我拿出浑身解数,试图阻止生茶进入普洱茶标准。在第一次普洱茶标准专家组会议上,狙击战持续到晚上八点,天都快黑了还没出结果,有人给我发来短信:‘邹老师,抬抬贵手,让生茶进普洱茶吧。’原则问题,关系茶客身体健康的大事,我是不会妥协的。


台湾体育老师推崇的生茶为一等公民的理念,商家的逐利本性和官僚的盲目附和,终于违反科学,将生茶塞进了普洱茶标准。


我的狙击失败了,被朝野上下骂成一堆臭狗屎,接下来也就有了梁权的故事。生茶标准不修改,继续误导下去,还会有越来越多的梁权在病痛中滚爬。”

按照邹先生的自述,在十四、五年前,先生已是主掌“普洱茶国家标准”或“普洱茶云南省标准”的人物了,但制定云南普洱茶地方标准和国家标准的专家名单中没有他的名字,这么说来,他与“普洱茶标准”的制定,根本没有就没有过交集,何来失败?


可见邹先生想要自立“身份”与“权威”,用假大空的言论掩人耳目,醉翁之意不在酒,不可不察。


04


生茶是普洱茶核心


按照现行的茶叶分类标准,茶叶江湖中的六大门派:绿、白、黄、青、黑、红,各有千秋。普洱茶被归为黑茶派的一个分支(我本人不赞同这一分类,主张茶分七门,普洱茶自立门派),邹先生则认为,生茶不属于黑茶,而是绿茶,标新立异的程度,令人叹为观止。


《中华人民共和国普洱茶国家标准》对普洱茶的定义为:

以地理标志为保护范围内的云南大叶种晒青茶为原料,并在地理标志保护范围内采用特定的加工工艺制成,具有独特品质特征的茶叶。按其加工工艺及品质特征,普洱茶分为普洱茶(生茶)和普洱茶(熟茶)两种。

不论从普洱茶发展的历史来看,还是从普洱茶的国家标准来解读,生茶都是普洱茶的核心类别。尤其从云南茶叶发展史来看,生茶自古以来就是普洱茶最重要的组成,没有之一。


可以说,生茶无限等于普洱茶。而熟茶的量产历史是从1973年后才开始的,在这之前也有各种熟茶的实验和小量生产,但都没有量产,这段时间谈不上有熟茶。熟茶出现时,以生茶为代表的普洱茶早已扬名立万,因而,熟茶仅是普洱茶历史中的一座里程碑,我们姑且认可并欢迎这个成员的加入普洱茶家族,但它无法取代生茶成为主流。


普洱茶这个名称追根溯源,是历史形成的,如果一定要把出现不到50年的熟茶,和历史沿袭下来的生茶分开表述,不如说熟茶不是普洱茶,给它换个其它名字,也许对邹先生等人倾销熟茶更有好处。


生茶哺育了世代云南茶农,不信你去打听打听,茶产地大多数茶农至今仍然只喝生茶。喝茶对人好这一经验,从陆羽时代就传播开来,直到今天,无人怀疑。


如今的生茶工艺也百花齐放,把生茶做熟做透的茶企也很多,这类生茶不知道邹先生喝过没有,我喝过,可以连续喝,一泡喝到尾水,身体非常舒服。


或许,邹先生认为这些茶也不是生茶,是做熟透了的“绿茶”。或许在邹先生的认知里,生茶的工艺是一成不变的,就是要轻杀就是要存放的,就是要十年之后才能喝,工艺改变也不能说是普洱茶。


在茶农看来,“生茶”好比新鲜蔬菜,而生茶发酵而成的“熟茶”,好比用新鲜蔬菜泡制的咸菜,各有各的好!但人们更多的选择生茶,因为他们相信老祖宗传下来的经验,就像相信脚下的土地,踏实可靠。


尊重历史,尊重事实,尊重科学标准,这是一个茶人最起码的基准和底线。


列宁曾经说过:“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客观而言,相比我辈,邹家驹先生曾经更多的见证了云南普洱茶的发展历程,更应懂得普洱茶发展到今天的难易。在为普洱茶行业贡献力量的同时,也已饱尝过普洱生茶为之带来的恩惠。


转而今日,唯利也好,为名也罢。为自己的一己私利,断章取义,过度阐释,扭曲事实,恶意诋毁普洱生茶,置普洱茶发展于死道,视民生大义为儿戏。宣扬生茶非普洱茶的言论,为普洱茶行业埋下隐患的行为,是极不理性、不明智的。


05


“生茶有毒论”竟来自EGCG


邹家驹先生认定,生茶有毒,喝不得!


胡适之先生说:“有时候,容忍比自由更加重要。”这个观点,对于我这个岁数的人而言,越加觉得在理。


孟子在《孟子·梁惠王上》一文中也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教导我们要尊老爱幼。面对邹先生这样一位混迹普洱茶江湖几十年的老者,我本人是尊敬的。


然而,面对邹先生甚为“调皮”的“生茶有毒论”,身为茶界的批评者,我的责任感驱使我不得不从容忍的限度中跳出来批判。


邹家驹先生一心想做“特立独行的猪”,一心想效仿华山派的气宗与剑宗决裂,笑傲江湖。可他并没有认清本质,一个武者,连最基本的舞刀弄棍的本领都没有,自宫妄练“辟邪剑法”,如岳不群般走火入魔最后身败名裂,我不希望这是邹先生的结局。


邹先生自始至终没能用好自家囤藏的熟茶这一柄利刃,反倒去打生茶这把剑的坏主意。竟在众心归一的情况下,大发“生茶有毒”论。


而他所谓的生茶之毒物,竟是学界普遍认为是生茶成分中极其重要的功能性成分:EGCG。EGCG(Epigallocatechin gallate)是全球普洱茶学界普遍认可的生茶保健功效的主要成分,EGCG即“表没食子儿茶素没食子酸酯”,是茶多酚的主要组成成分,是从茶叶中分离得到的儿茶素类单体,具有抗菌、抗病毒、抗氧化、抗动脉硬化、抗血栓形成、抗血管增生、抗炎以及抗肿瘤作用。


云南农大2018年最新研究成果,阐明茶多酚促进糖尿病伤口愈合作用及其机制,其中生茶的EGCG成分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浙江大学茶叶研究所于几个月前,发布了揭示EGCG的减肥作用的最新研究成果,并对“EGCG引发肝损伤”等一系列传闻进行了回应及科学驳斥;学者张学敏、李涛也合作揭示了绿茶提取EGCG抑制cGAS 激活的机理。


在茶与健康相互关系的大环境下,种种科学研究成果,都一致指向EGCG对于茶的健康意义,学界诸多研究成果显示,喝茶其实就是喝其中恰到好处的EGCG。EGCG是主导生茶走向生命健康的“功臣型”内含物质。


然而,这种良性成分在邹先生的口中,却成了一味无厘头的毒物。他断章取义用了几条国外关于“过量摄入”EGCG问题的研究概述,并把这些信息与百度EGCG常识,进行简单的处理后就鼓吹生茶微量EGCG的毒性,强行赋予喝生茶容易出现“腹痛,肠胃不适,耳鸣,生理期紊乱,经量减少,腰酸痛,出湿疹,手颤抽筋,转氨酶升高,胆汁郁积,怕冷气虚无力的症状。并专门强调:“许多朋友听劝告转喝熟茶,上述症状逐步消失了。”


试问邹先生,既然喝普洱生茶对人体伤害如此之深,何不直接劝喝茶者停止饮用普洱茶,而要专门强调劝朋友转喝熟茶呢?生茶那么毒,由生茶发酵转化而成的熟茶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可见,邹老用心极深。不过,庆幸的是,邹先生既非茶叶科学研究者,亦非真正的资深茶人,只是一位曾经身在普洱茶计划经济时代的国营茶厂工作了几十年、自命不凡的门外汉,大多数茶人知茶论茶,不会盲从迷信。


此外,茶界还得庆幸,这位邹先生只是“倚老卖老”,没有真正被推向“梁权先生故事”中提到的云南普洱茶的“泰山”、“北斗”的位置,要不然,云南普洱茶恐怕真要毁于邹家驹这位“大师”之手。


06


劝君莫过度


邹先生近日该是十分开心,他一定已经把梁权先生的《梁权的故事》系列文章视作了珍玩。同样是批判生茶的,但细细看来,二人根本不是一路。


梁权先生讲述饮用生茶对自己身体有害的故事,平心而论,相对中肯。尽管有些地方可不可全信,不能苟同,但确实可能存在那么一种人,这种人天生就不能喝生茶,没有喝茶的天份(体质)。


就像有些人,天生就不能晒太阳,怕紫外线过敏;不能闻香水、花朵,对某种气味过敏。但我们不能因为个别人的不适,去全盘否定这些事物的存在。


梁先生作为特例,当属此类。因为从梁先生的文中,我们可以看出,梁先生身体出现的毛病实在太多,多得令人怀疑是不是因为喝生茶所致,或者说是不是喝了一些农药化肥超标、不健康的生茶?我们无从知晓。


梁先生在写故事的过程中,对于他所谓喝生茶导致的种种症状和毛病,还专门列出了详细的解治偏方,实在有心,善莫大焉!


不过,梁权故事中,诸多可取之处,我最赞成的一条是,梁先生不全盘否定生茶,只是劝君莫要过度饮用(大量摄入)生茶。


这一点,我完全赞同,所谓“物极必反”,任何东西,吃多了,喝多了,用量过度了,必定会伤及身心、五脏俱损。


梁先生说改喝熟茶就会好转,那么饮用熟茶,坚持大量饮用二十年、三十年,我们再来评判,熟茶喝多了又会不会伤身?


量变引起质变,“多”和“过度”都是一种超负荷的程度,也不妨建议梁先生每天大量食用米饭试试看,会不会伤身?话糙理不糙,这其实就是一个道理。


07


维护茶道正义


写到这里,我不禁心生感慨,内心深处,悲欣交错。普洱茶是上天赐予云南人民的瑰宝,是茶农、茶人与全人类共享的福分。有人不但不知珍惜,反而想以毁灭它的方式来达成与民争利,富足私囊,呜呼!哀哉!这是多么可怕的现实。


老子曰:“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身为茶人,维护茶道自然是我辈之天职。取利于民,就应懂得还利于民;取利于自然,就该懂得珍视与感恩。


我信任生茶,因为,它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遗产和经验;我喜欢生茶,因为,喝生茶令我感觉到与生俱来的踏实、放心。


普洱茶业的可持续发展,不仅要靠科学管护,还要依靠人性的自觉。普洱茶行业的进步,需要一批怀揣公正、正义和良心的茶人,我们决不姑息那些唯利者肆意妄行,败坏普洱茶行业的风气;也决不纵容那些为名利者巧言令色破坏普洱茶历史声誉的事情发生。

文章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邮 箱: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
 

© 2005-2019 51普洱茶网版权所有
云南网警ICP备案 53011103402016号  滇ICP备12004999号 51普洱营业执照
运营中心地址:昆明官南大道188号云南康乐茶文化城16幢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