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货地址:

景迈茶子岩恩的故事

时间:2019-03-09
分享给朋友:          

如果您是爱喝茶的人,想必一定喝过或者听说过普洱茶。

如果您喜欢普洱茶,就一定要去云南版纳、临沧、普洱等地的著名茶山看一看。

如果您想看茶山,就一定要到正在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景迈茶山走一走。因为在这座大山里面,不仅有茶叶、有茶农、有上万亩的古茶树,还有很多很多与普洱茶有关的动人故事。


我好喝茶,也喜欢茶故事。

这不,行走茶山,最近有缘结识了一位做茶的傣族兄弟。

他的名字用傣话叫“岩恩”。

我与他的相识看起来有些偶然,但又像是冥冥之中确定的。

2月14日,还是正月,过年的鞭炮仍不时响起,离元宵节还有5天。

那天上午,在昆明长水机场候机的我,给茶文化大咖、我的朋友周重林发微信说我要去景迈山。他马上诗意地回复说可惜华丽地错过,因为他要去台湾,不过,有个景迈山好兄弟可以介绍给我。

热情的他立刻拉了个微信群,我在群里第一次与这个网名叫“景迈召糯腊”的兄弟对话。

景迈召糯腊在微信中告诉周重林,他昨天就接到普洱市文体局通知,早已经知道我要来的消息,届时会派人到机场接我的。

重林说的这个兄弟就是岩恩,他还有个汉族名字叫周子文。


景迈山云海


果然,当我下午2点抵达澜沧景迈山机场时,一个名叫岩衣的傣族高个子小伙已经在那里等候了,他是岩恩的表弟。岩衣驾驶着一辆福特牌SUV,拉着我踏上了通往景迈的山路。经过近2小时的行驶,沐浴着午后有些炎热的阳光,我终于来到了此前一直向往的景迈山,来到了芒埂寨,见到了上午在微信群里刚结识的景迈召糯腊------岩恩。

岩恩个子不高,年纪也不大,是80后。然而,他在景迈山却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是景迈世家公司的老总,如今经营着上千万的茶叶生意。

在他家二楼茶室喝了一会儿自己做的普洱茶,知道我急于看古茶树,岩恩便安排岩衣用车送我们去看他家的古茶林。汽车仅行驶了十多分钟,就到了。

这片古茶林就在一片山坡上。走进去,一看长满了大大小小的茶树,弯腰穿行在茶林里,不时地见到一些茶树上还盛开着洁白的小茶花。树林里,有一些茶树很是粗壮,估计树龄很大,却依然枝繁叶茂。

岩衣告诉我,有几棵老茶树估计有几百甚至上千岁了。听罢,大家一阵手忙脚乱地拍照。这时,已经是下午的5点多钟,我抬头看看天空,惊讶地发现,自己侧后方的蓝天里、茶树梢上,还挂着半个月亮,好一幅日月同辉的画面!

从芒埂、糯干、邦改、老酒坊,到岩恩家中、小耳朵猪场、民宿客栈,我们一起走村进寨,一同喝茶、吃饭,一道唱歌、聊天。

几天接触下来,我发觉岩恩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他吃过许多苦,又是一个有着超前眼光、聪明的傣家人。


岩恩(右)和表妹仙贡


岩恩告诉我,他是景迈山第一个做电商的人。我发现,他不仅在新浪网开设了微博账号,还在影响力巨大的今日头条上开立了头条号。

说实话,喝了这么多年的普洱茶,又陆陆续续地跑了勐库、冰岛老寨、南糯山、布朗山、老班章、贺开、易武等著名茶山,认识了一批做茶的朋友,但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这个真正在茶山生长、继承祖先衣钵的岩恩。

当我离开景迈回到家中整理此行的图片,并陆续在我的摄影博客、头条号、微博上发表时,我觉得我应该写写岩恩。

在景迈山,我与一天到晚忙忙碌碌的岩恩没有更多时间深谈,只能在他和众人一道喝茶、吃饭时聊上几句。为了写他,我不时地找他核实一些事实。

2月20日下午4点半,我从省城给远在大山里的他发了微信:

请教几个小问题:你的出生年月是1982年几月?你的合作社还有贫困户吗?仙贡是你亲妹妹吗?还是媳妇儿的妹妹?

21号下午3点03分,岩恩才回我:

不好意思,任老师,昨天醉了。1982月2月20日。合作社现在还有一小部分贫困户,刚加入合作社的。仙贡是我表妹,她妈妈是我爸的亲妹妹。

从这个回复不难看出,岩恩是个性情中人。

因为他是召糯腊的子孙。

关于召糯腊,在景迈山,在那里的傣族群众中,流传着这样一个古老而动人的传说。



相传,召糯腊是古时候一个傣族部落的王子,那时的部落非常落后自不必说,生活也极为困难,人们需要以狩猎和采摘野果为生。由于食物匮乏,召糯腊只好带着一部分人去重新寻找新的家园。他们沿着澜沧江顺流而下,不畏艰险,一路长途跋涉,翻山越岭,不久便来到澜沧江以西-----现在的澜沧县境内,在此建村立寨,安顿了下来。那时候,澜沧江还没有名字,召糯腊看到这里野象成群出没,便给这条咆哮奔腾的大江取名“郎章江”。在傣族话里,“郎”意思为百万;“章”为大象。到后来,人们根据它的谐音慢慢地将“郎章”写成了现在的“澜沧”。

有一天,王子召糯腊上山打猎。突然,他发现远处有一只金马鹿在悠闲地吃草,便带领猎手迅速追了过去。追呀追,可就是追赶不上它,也不知道追了多少天,一路追到了今天的景迈山,那只金马鹿便消失不见了。召糯腊放眼四望,看到这里有大片大片茂密的原始森林,山下是茫茫云海,山上风和日丽,地势平缓,土地肥沃,到处盛开着美丽的鲜花,美不胜收,立刻看上了这块宝地。他感到这是神灵在指引他,于是便回去带着妻子和部落众人一起在景迈山定居下来。

不幸的是,召糯腊的妻子因跟随丈夫长途跋涉,染上了重病。为了寻找能给爱妻治病康复的神药,召糯腊就在深山里四处寻找草药。有一天,他发现了一棵以前从未见过的怪树,开白花,长绿叶,有果如佛珠,清香阵阵扑鼻而来,于是就采其叶子,辅以山泉熬制成药,妻子服用几天后,竟然奇迹般地痊愈了。

为了恩泽族人,召糯腊遂将这种神树的种子遍撒于景迈山,这些种子慢慢生根发芽,越长越多、越长越大,历经上千年后,终于成就了今日的万亩古茶林,一直造福于世代景迈山人。

打小在景迈山长大的岩恩,自然听说过这个先祖的传奇故事,也不忘从中汲取力量和勇气。

只可惜,很长的时间里,由于地处重重大山深处的景迈山交通不便,山里人出不去、外地人进不来,普洱茶也还没有在茶叶市场上被众人熟知,其价值尚未显现,仍然和山中普通植物没什么两样,同景迈山布朗族、拉祜族等兄弟民族一样,岩恩一家人守着宝山却照样过着穷困的生活。为了早日减轻家里的负担,他放弃了读高中考大学的机会,转而去考了中专,为的是早早找份工作好养家糊口。没能上大学,这也成了他心中一个永远的痛。

后来,他应征入伍,去外省当了几年兵。待他2005年12月退伍时,普洱茶开始在市场上走俏。于是,岩恩回到家乡兴办茶叶初制所,用借钱、贷款的方式,与家人、朋友共同做起了茶叶生意。然而,茶生意并非想象得那么好做。


大叶种茶


“惨!我那年一下子亏了200多万!”岩恩说的是2007年,国内股市骤然暴跌,由牛转熊,一度火爆的普洱茶市场也同时遭受沉重打击,价格一落千丈。一时间,寨子里不少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有的找他讨要欠款,有的说他还不出巨额欠款只有跳楼自杀了!他的父亲明确勒令:从今往后,不准碰茶!

这段日子,对岩恩来说是他极为痛苦又不堪回首的。好在,他的妻子刀玉------一位靓丽而能干的傣族姑娘,坚定地支持他,没有一句怨言。

经过一番痛苦思考,不肯认输、不愿意放弃茶生意、也不想拖累父母的岩恩,向爸妈提出分家单过。他一面到昆明等地了解市场、寻找销路,一方面利用自己的40多亩茶园上万棵茶树资源,吃住在自己的加工厂里,继续埋头做茶。

单打独斗的失利,使他认识到,必须设法增强茶农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同时,作为一个党员,他也知道自己有责任带领寨子里的乡亲们共同致富。

于是,2011年7月7日,他发起成立了召糯腊合作社,贷款5万元起步,动员吸引了26户茶农加入。就在这时,景迈山迎来了重大历史发展机遇,普洱市政府已经正式启动了景迈山古茶林的世界文化遗产申报工作,开始大力推动进山公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和古茶林、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的保护。

合作社的成立,也恰逢其时。这使得岩恩与合伙的茶农们比较好地解决了农民的卖茶难问题,提高了茶农的对外营销交易能力,能更大范围地组织农民走向市场,可以有效整合各方资源,实现助农增收,促进当地茶产业、茶品牌的打造,同时进一步增强了茶叶合作社的示范带动能力。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2年,召糯腊合作社的茶叶销路慢慢就打开了,卖出了100多万元的茶叶,到2013年底2014年初,岩恩全部还清了欠帐。从那天起,他给自己立下一条规矩:永远不能差茶农的钱!还开始在澜沧县城等地开办了自己的茶叶专卖店,又尝试订单式生产,到2014年底销售就突破了1200万元。

经历了2007年的失利,在挫折中奋起的岩恩,面对普洱茶市场激烈的竞争,2017年再放大招,注册资金1000万,成立了景迈世家茶叶有限公司,以茶叶示范基地为带动,立足主导产业,整合资源优势,发挥公司在种植技术、信息、加工、销售等方面的优势,为茶农提供产业政策、新品种推广、绿色种植、收购加工销售等一条龙服务,形成了公司+联合社+合作社+基地+茶农的产业化发展模式。


古茶树


如今,景迈世家公司,以古树茶、生态茶为依托,分别在景迈山的芒埂、勐本、老酒房、景迈大塞、糯干、翁基、芒景等村民小组开设了茶叶初制所。拥有茶园5160亩,直接带动茶农220户,辐射570户茶农,年加工240吨,自有普洱茶品牌“景迈召糯腊”、“景迈世家”等,产值达到4000多万,2018年公司的销售收入达到了1800万元。

多年在市场上的闯荡,使得岩恩逐渐成熟起来。他从景迈山申遗中,意识到了这其中的商机和增值的机会,为此,他注册了26个茶叶品牌。同在景迈山搞经营的一家云南著名企业柏联集团的一些经营理念和方法也给了岩恩启迪。他对我说:“我是从柏联庄园学会了如何保护自已。”

商业上的成功,并没有使岩恩忘本。懂得感恩的他要为景迈山申遗、为家乡做点事,至今公司已经花了200多万元投入公益事业。2018年,景迈世家公司发起并承办了首届景迈山古茶林山地马拉松比赛,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500多名选手同场竞技,以实际行动倡导保护古茶林。岩恩的心愿是:“为申遗助力,景迈世家是一个永不缺席的志愿者,所以要用景迈山资源滋养社会,代表社会回报景迈山。”

“任老师,我告诉你,这几年我个人还资助了4个贫困娃娃读书。”岩恩悄悄地告诉我。

对这样一个有着强烈社会责任感的少数民族兄弟,我不得不表示钦佩。我知道,他还想着为景迈山、为家乡的文化建设做点事。为此,他打算请人为家乡写书。喜欢听歌、唱歌的岩恩,希望我们能为景迈山写点歌词,他找人谱曲演唱。我也半开玩笑地对他说:“为了以后能再次吃到你家自己养的小耳朵猪烤肉,我愿意一试。”



于是,为了景迈山、为了岩恩和他的乡亲们,特写下这样一首歌词,也算作本文的结束语:

景迈山是我家乡

樱花盛开

云海茫茫

我的家在景迈山上

炊烟袅袅

金塔闪亮

竹楼排排

风铃叮当

茶林翠绿

承载希望

这里有我童年的回忆

这里有我青春的梦想

阿爸辛苦种地

阿妈忙着舂米

小妹快乐采花

伙伴们蹦跳在上学路上

清风中

山歌随风飘荡

寒夜里

最温暖是火塘

还记得

青苦菜蘸水

嫩烤鸡焦黄

苞谷酒辣口

竹筒饭喷香

哪里都没有你好

最美依然是故乡

我愿意终生守护

我要奉献全部力量

2019.3.3)

作者:任维东,资深媒体人,《光明日报》高级记者、云南站长

文章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邮 箱: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
 

© 2005-2019 51普洱茶网版权所有
云南网警ICP备案 53011103402016号  滇ICP备12004999号 51普洱营业执照
运营中心地址:昆明官南大道188号云南康乐茶文化城16幢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