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货地址:

云端上的那卡,这里保留着最初的单纯

时间:2018-12-19
分享给朋友:          
        去那卡的路上下起了小雨,越往上走,越感觉自己离雨越近,甚至于有时绕个弯,就感觉自己驶入了云端。那卡,是在云端上的那卡。
 
 

到达那卡后,心里在想,山外有山说的就是这样吧。站在这里,可以俯视其他村庄,淅淅沥沥的下着雨,我们走进了那卡村会计扎努细的家,雨打在他家的大棚上,仿佛能够清晰的听到雨点的声音,和着雨声,我们边喝茶边聊天。

那卡是一个拉祜族村寨,他们会自称“老黑”,本来这是以前别人用来笑话他们的词,但无论别人是善意还是恶意,拉祜族常常用此来自我调侃,时间长了,大家也不将其视为褒义或者贬义了。

那卡茶

 

在老班章还没火之前,勐海茶区比较有名气的就是那卡,与扎努细的聊天中侧面印证了这个信息。早在70年代的时候村里买了一台水冲的发电揉茶机,组织每户人家轮流从县里背回来。在那个道路不通的年代,大家无不为这个工程量感到震惊,这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个村曾经茶叶的繁荣。或许用曾经的繁荣是不成立的,因为今天的那卡茶依然美名在外。

 

大多依

 

多依果在版纳地区都是很常见的,几乎都是又酸又涩,在其他寨子里吃过很多次,多数会舂拌上盐巴与辣椒作为女人孩子的零嘴,少数是在寺庙里念佛时吃一点提神。但在喝茶的时候,扎努细将多衣当作水果来招待我们,这让我们有点意外。多依个头很大,削了可以直接吃,不酸,水很多,但还是有点涩,吃的时候感觉自己在吃一个涩涩的苹果。

为什么要提多依呢?江湖上有种说法,有多依果的地方,就有好茶。云南有多衣的地方太多了,所以有好茶的地方也很多。像苹果一样好吃的多衣却是第一次吃到,都是野生的多衣,产生差别的原因可能是那卡的海拔在1600米左右,高海拔以及充沛的降水,让酸涩的多衣都变得可口,那这里的茶叶,当然更值得期待。

 

扎努细(右)

 

扎努细给我们泡了今年的秋茶,口感更偏向柔和,甜而细腻,涩味不显,很适口。喝完茶,吃完涩涩的“苹果”,刚好雨停了,于是我们开始向村庄旁的茶园出发。一路上,可以看到裸露在外的大岩石,以及黄色的沙质土壤,我们开玩笑的说着,是不是可以联想一下将那卡的口感称为岩韵。

在半山腰的时候,就可以看到很粗的古茶树,扎努细不断向我们抛出诱惑:更为粗大的还在上面,接受诱惑的我们只能不断向上爬。

一路上,扎努细为我们介绍着哪一种是苦茶,哪一种是甜茶,哪一棵是大叶种,哪一棵是小叶种。

 

那卡小叶茶

 

我以前将茶园中不同进化过程的茶,野生型、过渡型、栽培型并存的茶园称为自然的拼配,这样大叶中叶小叶苦茶甜茶拼配,就是先人的拼配吧。

看着茶园,仿佛能够看到发生在这个村庄里的故事。想象着,拉祜族人的祖先与布朗族换来茶籽,他们并不知道茶籽能长出怎样的茶叶,悉心将其栽种在家的背后,慢慢茶树越长越大,后人能用茶叶与山下的傣族人换粮食等,用竹筒装着茶叶供奉给傣王,千百年如此。

回到扎努细家,他的爸爸刚好午睡醒来,老爷爷已经100多岁了,除了起床时有点费劲外,其他的活动基本能够自理,我们与老爷爷打招呼,老爷爷用汉话跟我们说:“你们好”,我们则回了“诺达”跟他打招呼,这是我们刚学的拉祜语,诺达就是你好。

 

扎努细父亲

 

同行的伙伴给老爷爷发了一支烟,爷爷接过在火塘上点着,看到我们拿出相机想要拍他,于是他拿出自己的烟锅头来,自己熟练的把烟丝按进去,利落的开始抽烟斗。

老人家一辈子生活在山中,在这山上的百年时光里,该是怎样的心境呀。人类在面对时间的时候,总是无法淡然,无论是百年古树,还是百岁老人,无论是树还是人,我们都不由从心底产生敬仰,这是对时光的感叹,是对斑驳岁月的注目,也是对自己渺小的坦诚。如果不是自己亲自面对,我想我的人生中很难体会到这种深刻。

 

清溪流淌的那卡

 

我们回去的路上,向导在给我们讲那卡寨子里面的人和事。有一个拉祜族的小姑娘说自己小的时候,学会了驱赶毛毛虫的咒语,这样采茶的时候就不会遇到毛毛虫了,但长大之后把咒语忘掉了,所以连晒衣服的时候都会遇到毛毛虫。有一个大叔,喜欢上了另一个村的寡妇,放弃了家里的茶园和土地,追随着寡妇而去。这里的姑娘小伙只要喜欢上别人,可以放弃一切的去追求爱情。这里的人很容易想不开,一点点挫折就能打倒他们,山上有一种剧毒的小黄花,一些想不开的人会用黄花来结束自己的生命。一路上,我们都被那卡的一个个小故事所吸引。

老式那卡小楼

 

如果在路上遇到拉祜族人,你笑着跟他们打招呼,他们却跑开了,那他们一定是害羞了。天性羞涩,却说自己是能打老虎的民族。他们是一个很矛盾的民族,敏感而脆弱,质朴而坚强,他们不顾世俗而又有点世俗。

如果真要用一个词来形容,我觉得是单纯,这里保留着人类最初的单纯。

虽然只走完了勐海的部分茶区,但我们的感触还是挺深的。首先我们确定了云南确实拥有着丰富的古茶树资源,这些资源足够市场化,足够支撑起这个行业;其次云南拥有着鲜明的少数民族文化,这些文化神秘而又神圣,支撑着少数民族的信仰与生活方式,在不断接受外界的信息的过程中,民族文化与汉文化之间不应该是博弈,而是互相独立与学习。

云南的古茶树在市场上,仍然处于一个信息不对称的局面,虽然茶山行使得更多人接触到山头,但从大环境上来分析,古茶树有待挖掘出更多价值。

 

————本文完————

文章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邮 箱: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
 

© 2005-2019 51普洱茶网版权所有
云南网警ICP备案 53011103402016号  滇ICP备12004999号 51普洱营业执照
运营中心地址:昆明官南大道188号云南康乐茶文化城16幢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