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茶业复兴专栏 > 麻黑:无路之路,遇到鬼的棍子

麻黑:无路之路,遇到鬼的棍子

    编辑整理:杨春 茶业复兴 / 时间:2018-10-20

 

    麻黑似乎要给我一个下马威,不服就不会让我走,事实上……我服了,真的服了,还在森林里的古茶园考察时,还没有开始返回村子时,是的,还在去的半路上我就服了,对麻黑古茶园的敬畏多了不止一分,而是十分,甚至差点跪了。这是我第一次来易武,也是第一次来麻黑,却是道阻且长、陡、滑,是某些地段的无路可走,是虫蚊的叮咬,是蚂蚁的凶狠:右手食指被咬了一口,一直疼,十多天后才恢复好。

对麻黑的尊重,对先辈遗留下来的古茶园与古茶树的尊重,至我的心,伴随着去与归,自始至终,伴随着去之前的想象与归之后的回忆,一次次浮现,哪怕,它如此虐我,虐到我对森林里的蚂蚁有一种恐惧感,也不会去改变,那颗在丛林中穿行、见证古茶树的初心。

 

 

张华(麻黑村村长)带我们走到村尾路边的时候,右边是村子,左边是森林,界限是一条平坦的路;我原以为前去麻黑古茶园会比较顺利,准确地说,应该是轻松的——森林、茶园就紧挨着村子,我也不是随意猜测。事实证明,这是我的一厢情愿,把麻黑的寻茶之路想简单了。

村子边也确实是森林,也确实有古茶园,刚进去不远,就看到了挂着标签的古茶树:麻黑单株15号、麻黑单株10号……这些树冠较大、主干较粗的古茶树被主人单独挑出来、编码;再往森林深处走,我们看到了麻黑单株1号、麻黑单株2号。张华介绍,这片茶园属于橄榄树茶园,是村子里一家三兄弟共有的。

 

 

越往深处走,路越窄、陡,直至无路,野草肆意、灌木丛生、乔木高大,所有的生命,包括植物与动物,都在夏末与初秋时表现出极强的生命力,都在努力地生长,仿佛不会错过每一天吹来的风、每一缕透过缝隙照进来的阳光,不管是阳性植物还是阴性植物、耐阴植物,不管是高大到十几米的大树还是微小到几厘米的寄生植物,都不愿错过这一生一世活一次的机会,都在怒放,如人,如背负责任与梦想的我们。

更远处,我们去到了石门坎茶园。

 

人在草木间,拨开杂草、荆棘、枝叶,驱赶虫子、蚊子、蚂蚁,踏着枯枝、泥泞、野草,在密林中、陡坡与箐沟之间继续前行,无路,开路。在一处转弯处,看到箐沟的坡上有一种奇异的植物,盛开着我从未见过的花,我好奇地问张华,他说这是“老白白拄棍”(音译),当地老人用来做药,被称为“鬼的棍子”,至于学名,他也不知道。

 

 

他知道的,是散落在森林里的古茶树,比如哪棵古茶树属于哪家、哪怕茶园属于哪家,清清楚楚。在一片坡地上,同事洪漠如惊讶于一棵茶树的与众不同,虽不算粗壮,但长得较高,关键是叶片与周围茶树的不同,这是一棵德宏种古茶树;张华也补充说,“以前我都不知道这是一棵茶树,来里面干活的时候,累了,还曾靠着这棵树休息,是去年才发现它是茶树的”。

茶王树

 

当然,最大的那棵当属麻黑茶王树,被主人用钢管搭起架子围起来,底部是一人多高的铁丝网,铁丝网上边还用锯齿状的锋利的特殊铁丝盘绕起来。麻黑茶叶价格行情一路高涨,换来了茶王树这种过于隆重的待遇,主人的良苦用心不知道是不是真正的保护,抑或有违一棵古茶树的本意,颇似笼中鸟。

与围起来的古茶树相对比的,是有人在森林里悄悄种下的茶树,估计种下的时间还不长,更像是移栽的茶苗。不过它们活下来了,只是间距小,一米多点。如果不做任何的后期管理,比如砍掉周围的植物,它们能与周围茂盛的植物竞争吗?

 

 

但回来的路让我放弃了所有的好奇,去时是艰难,归时是危险。同行的二爬兄在森林里找了一根棍子给我,可以作为拐杖用。开始我还想着没有必要,上山都不怕,下山还怕啥?没想到下山的时候还真的派上了用场,有好几处坡,几乎是90度,稍微平缓的也有40度左右,让人头疼的是雨季,今年过于充足的雨水让森林的地面异常潮湿,路面也异常滑,哪怕是长满野草的山坡上也很难站稳,一不留神就会摔倒,保证能滑落到坡底。人只能弯着腰小心而慢慢地往下走,不愿意妥协的几个同事都摔倒了,衣服上全是泥土。

提心吊胆的险路走过去了,我们才稍微松一口气;而我们休息的地方,恰好是旧时的茶马古道,沿着古道往村子方向走,张华说,“这段茶马古道一直通到大漆树村”。

回来时,我们又看到了那片零星长着芭蕉树的缓坡,其实也陡。“最早的时候是菜园”,张华说,“后来改为芭蕉园,栽菜不划算,结果现在种芭蕉也不划算,改为种茶树”。他又补充说,“我们这边芭蕉用来喂猪,长得慢,两年才能吃”。芭蕉猪?

 

 

再回到村尾路边时,我们第一件做的事情是忙着洗手,接着是清理鞋子上的泥土,才发现,几乎每个人都中招:手臂上的皮肤起了红点,痒而难受。同行的唐伟兄最严重,大片大片的红点。可即使这样,我心里依然轻松了许多,毕竟,我们回来了,不用在密林中行走。又想,即便哪家主人大发福利,让我免费采摘其最远处的古树茶,我采多少就给我多少——我也会拒绝。

路途之艰险,让身疲惫,所以走在村子里都觉得幸福。而事实上,我们是先到张华家,先喝茶、聊天,再去茶山的。麻黑整个村子依山势而建,已经再没有空地允许盖新房子了;有2个村小组,交叉而居,没有界限。

刚到张华家时,他妻子正在院子里玩,笑着跟我们打招呼。不知道我是哪里短路,竟然问起他们是怎么认识的,更超出我的想象空间的是,他们是网恋!“以前看到云南电视台有留言交友的信息,出一两块钱留下电话号码和简短的信息,后来收到了她的回复,接着加了QQ一起聊天,于是就……”张华笑着说,“她是勐海县帕真的,哈尼族,我是到30岁才结婚”。现在,孩子已经五岁了。

 

这个院子也是几家人共有,算是面积受限之下的灵活安排。“周围的村寨中,刮风寨最大,有160多户,麻黑次之,有100户左右”,张华说,“麻黑村是汉族村寨,最初只有几户人家,分为东家、西家,因为靠近茶马古道,有大路,生活比较方便,所以渐渐地,这里的人丁多了起来”。

“以前茶叶价格不好,村里多数人都是种地为生,我自己在景洪打工,一个月400多元的收入”,张华说,“2004年价格开始上涨,于是回家来做茶”。今年的春茶已经没有了,都被拿走了(卖掉了),喝的是二春茶,说是留下来给自己喝的,不过喝起来还可以。

 

 

茶喝了几杯,麻黑的往事也随着起伏。在张华的记忆里,自记事来,村子里就有人做茶,区别是以前量少,现在量多;而各家各户也都有古茶树,只是村里的老人很分不清详细的树龄,对新栽的茶树分得清。家里没有断过与茶叶的关联,自己的爷爷奶奶也一直做茶,以前没有编织袋,只有麻布袋;父亲去世的早,现在,他自己又与茶相融了。以前是供销社在收购,当时都是收古树茶(毛茶),没有小树茶的概念。在矮化之前,茶园的草很多,一年管理一次;现在是放养,茶园里的树(其它植物)不但不准砍,还得去补种,以此保持茶园的生物多样性。

对麻黑村民种什么、不种什么与做什么、不做什么的选择,茶叶价格无疑具有决定性的影响。2004年,价格比之前的涨了点,100多元/公斤(毛茶);2007年,行情大涨,翻了两三倍,随后下跌;2014年破1000元;2018年,好的古树茶能到两三千元,小树茶在五六百元,但也是各家各价,不完全一致。麻黑村茶叶品质颇好,受市场追捧,客户会找着来收购,蹲点收购,鲜叶、毛茶都收;而客户也是五花八门,有厂家,也有散客,甚至有只尝不买的,但皆是客人,他们都招待。

 

野生古茶树

 

张华家现在也受益于茶叶,不种庄稼了,只种茶树,会在地里套种、补种,也有茶籽掉到泥土里自己生长成茶树的;森林里也有他的茶树,也会自己去采摘,有一片地里有几棵较大的茶树。这就像那块山坡,从菜园到芭蕉园,再到未来的茶园,人们享受着茶叶带来的红利,虽然通往茶园的路如此艰险,但依然阻挡不住他们对梦想的憧憬。

|杨春

图片|茶业复兴编辑部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关注51普洱网微信

    关注获取最新普洱茶资讯,51普洱网茶品促销活动、折扣信息!
新手上路
买家须知
51普洱网新用户注册
51普洱网购物流程
付款及退款
51普洱网付款方式
零风险购茶 货到付款
51普洱网积分规则
配送方式及费用
快递与物流配送说明及费用
EMS邮政特快专递业务介绍
(全国)货到付款配送及费用
购物风险保障
51普洱网六大优势
15天包退换,零风险购物
51普洱网支持全国货到付款
常见问题
常见问题整理汇集
投诉与监督
教您如何轻松撬开普洱茶
旗下网站:后月紫陶网
© 2005-2018 51普洱茶网版权所有!茶友也把本站称为:51普洱茶网,五一普洱网,五一普洱茶网...
本站常年法律顾问团:云南大格律师事务所 赵亚辉律师(手机:13987100975)
地址:昆明官南大道188号云南康乐茶文化城16幢15号 买普洱茶就上51普洱网!
网站ICP备案号:滇ICP备12004999号 云南网警ICP备案:53011103402016
    微信客服
  • 51普洱网微信客服扫码联系微信客服
收起客服
收起客服
    在线咨询

    微信客服
  • 51普洱网微信客服
  • 微信客服号
  • 13708897711
    电话咨询
    400-688-8989
    工作时间
    早8:00-24:0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