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货地址:

跟着弘一法师学辟谷

时间:2016-08-24
分享给朋友:          

     顾颉刚1911年去杭州游玩时,对西湖迷恋不已,还有来此定居的想法:“俟此生天职既毕,再谋结庐,庶不有负于此胜尔!”他曾于1912年北上,去济南庆商茶园喝茶听戏。是年,李叔同从上海去到杭州,教书育人。

 

▲杭州涌金门外

     林语堂、胡适、郁达夫、巴金喝过茶的西湖,在李叔同看来,另有一番情趣。教书期间,李叔同、夏丏尊、姜丹书三人夜游西湖,李叔同有《西湖夜游记》记之:“乃入湖上某亭,命治茗具。又有菱芰,陈粲盈几。短童侍坐,狂客披襟,申眉高谈,乐说旧事。”

 

▲弘一法师(左)与友人在杭州

1913年,李叔同写信给南社友人陆丹林,引用袁宏道(号石公)《西湖游记》中词句来描述自己的感受,并特别提到治印七枚、端州旧砚和曼生壶:

昨午雨霁,与同学数人泛舟湖上。山色如娥,花光如颊,温风如酒,波纹如绫。才一举首,不觉目酣神醉。山容水态,何异当年袁石公游湖风味?惜从者栖迟岭海,未能共挹西湖清芬为怅耳。薄暮归寓,乘兴奏刀,连治七印,古朴浑厚,自审尚有是处。从者属作两钮,寄请法政。或可在红树室中与端州旧砚,曼生泥壶,结为清供良伴乎?著述之余,盼复数行,藉慰遐思!春寒,惟为道自爱,不宣。

 

▲杭州苏堤

    西湖喝茶,更是李叔同一生的美好记忆:“在景春园楼下,有许多茶客,都是那些摇船抬轿的居多,而在楼上吃茶的,就只有我一个了。所以我常常一个人在上面吃茶,同时还凭栏看看西湖的风景。”

 

▲杭州茶馆

    昭庆寺旁的茶馆、湖心亭也是李叔同常去吃茶的地方。某次,为了避开某名人演讲,他干脆约了夏丏尊去湖心亭吃茶。那次,夏氏说了一句,“像我们这种人,出家做和尚倒是很好的”,夏的说法,也许只是针对此事有感而发,但李叔同听者有意,认为这是他出家的一个远因。教书期间,李叔同带着茶等物品到虎跑寺实践从报纸读到的断食方法。根据他的《断食日志》记载:

 

▲杭州寺院罗汉像

十一月廿二日,决定断食。

到虎跑携带品:......日记纸笔书,番茶,镜。

十二月一日,晴,微风,五十度。断食前期第一日。

三日,晴和,五十二度。.....饮梅茶二杯。

六日,晴暖,晚半阴,五十六度。.....三时醒,心跳胸闷,饮冷水橘汁及梅茶一杯。.....八时半饮梅茶一杯。

九日,晴,寒,风,午后阴,四十八度。......自今日饮梨橘汁,改饮盐梅茶二杯。

十五日,晴,四十九度。……拥衾饮茶一杯,食米糕三片。……又食米糕饮茶,未能调和,胃不合,终夜屡打嗝儿,腹鸣。

十六日,晴,四十九度。......七时半起床。晨饮红茶一杯,食藕粉,芋。

十七日,晴暖,五十二度。....拟定今后更名欣,字叔同。

 

断食期间,李叔同饮过的茶计有番茶、红茶、梅茶,盐梅茶等数种,吃过的食物有粥、青菜、芋、米汤、米糕、藕粉等,水果则有梅、桔、梨,橘、香蕉、苹果等,有时是喝水果汁。据他自己的说法,断食后,精神比以往更好,而这次断食也是他出家的近因。

 

▲弘一法师僧牒(类似现在的身份证)

    1918年,李叔同出家为僧。从此开始了属于弘一法师的生活,主要在浙江和福建两地活动。茶一直没有离开过他的生活,他的学生吕伯攸回忆说:“虎跑寺有泉水,清冽而稠……戊午仲夏,业师李叔同(即弘一法师)先生披剃于该寺。余曾偕学友数人,一度往访。师出龙井茶,汲该寺泉水,烹以饷余等。”至1926年间,两人尚有书信往来。

 

▲弘一法师背影

    李叔同晚年,在泉州度过,直到1942年圆寂,世寿63岁。从茶的角度来说,他生在销区天津,终于茶乡福建,仿佛宿命般,与茶保持了绵绵不绝的关系。泉州此去不远的产茶区漳州,就是林语堂的家乡。

 

▲弘一法师手书明信片,寄往泉州

    林语堂评价他:“李叔同是我们时代里最有才华的几位天才之一,也是最奇特的一个人,最遗世而独立的一个人。”

 

▲晚年弘一法师

    注:原文5000余字,微信发布为删节版

    文|李明,茶业复兴编辑,微信号:Lust2013

    图|取自参考资料,部分照片为西德尼·甘博摄影

    主要参考资料:《弘一大师全集》,福建人民出版社1991版

文章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邮 箱: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
 

© 2005-2019 51普洱茶网版权所有
云南网警ICP备案 53011103402016号  滇ICP备12004999号 51普洱营业执照
运营中心地址:昆明官南大道188号云南康乐茶文化城16幢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