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购物车 0

这样描述贺开茶,你服不服?

        窗外雨掠大地,窗内水满茶杯。这是雨季。

今年雨水密集粗暴得令人恐惧,上古神话中的猛兽已经绝迹,只能想象。

然而洪水却时常伴随我们,成为惊声尖叫的现实。

就连一个小小的游泳池,在台风阴影下的奥运参赛者居然要动用蛮荒之力才能抵达彼岸。

我们在昆明,距离洪水猛兽与台风似乎很远,距离奥运会游泳池更远,但坐在屋内喝茶就很轻松吗?

不见得。

今天喝的三款茶,来自六大茶山贺开庄园。贺开是傣语的音译,意思是水的源头、开始的地方,真是巧合得不可思议。

我们抵达贺开的时候,水源地已经被沙土淹没,变成暗涌在地表层奔流。听不到叮咚声,只有虫鸣鸟叫伴随着沙沙作响。流水带走了沃土,让这里成为民众口中的“害地”,意思就是不好的地,种上庄稼也不会有好的收成。

 

贺开古茶园

    沙土为主的“害地”,是良田的对立面,却是茶树最好的生长地。陆羽很早就总结了这种经验,他说在烂石与沙地里的茶才是好茶。“地害出好茶”也是云南茶农最基本的认知,他们自己吃的茶,就是害地茶,成长慢,滋味饱满。

 

贺开的土壤

    出自贺开庄园的三款茶分别是“秘境”、“意境”与“禅境”。一些茶会受海拨、气温、水温以及泡茶手的干预,在不同的地方呈现出不同的滋味。但这三款茶却不同,在昆明,在青岛、在北京,在勐海……无论在那里开泡,品饮者都能很快找到其独特的风格特征:沙滑。

 

贺开古茶树

清泉石上,沙流河底。

我们的身体就像河床,茶水入口,顺舌而下,过喉,直下肠胃。在喉咙处,产生了喉韵,喉韵就是沙滑。这种感觉,就像我们再次走过贺开古茶园,再次闻到鸟语花香,再次听到虫鸣鸟叫,再次听到沙沙作响。

如果茶汤极其顺滑,一顺到底,反而不会给人特别顺滑的观感,就像抚摸空气你无法觉察这种顺滑一般,但抚摸细腻的毛皮则给人以温润顺滑的感觉。茶汤亦如是,细微的滋味残留造成了绵延的回响,这就叫质感,茶汤的质感就在喉韵中,沙滑感中体现得玲离尽致。

  

▲贺开山上,80岁以上老人占总人口比例的1.4%以上,这里是名副其实的“长寿之村”。

三款茶中,秘境最野性张扬,禅境最优雅平稳,意境则居二者之中。三款茶的观感也如名字一般,先入森林秘境,感受到强烈的森林草木气息,随着一泡泡的体会,从浓烈中渐渐显露出沙滑。

上一篇:茶汤上的“雾”、“油”是怎么回事? 下一篇:武汉茶博会全面扩容升级 规模再创历史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