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货地址:

京城饮茶记:进入美好生活就这么简单

时间:2016-07-04
分享给朋友:          
         东书房 

宋庄东书房,一屋人喝茶。

茶是章文带来的。章文说,茶是糯米香熟普,他很喜欢。

小时候,我也喝过糯米香茶。糯米香熟普,我却是第一次喝。

秋月堂解方老家红河屏边,糯米香茶一度是大宗贸易。糯米香来自“糯米香叶”,是云南的一种野生草本植物,因为香味非常像糯米散发的清香而得名,外表看起来像野生薄荷叶,是中药,有微毒。

数年前,解方说要准备再做一批糯米香茶,不知后来为何没有成。

章文的鼓动,于建嵘并不买账。

他只喝普明的茶。他说,茶只有两种,一种是普明的,一种是别人的。

在座数人,都是普明茶消费者。

于建嵘抬出一大箱,里面都是邹记小迷你沱茶,已经消耗掉三分之一。

普明人好,我也不是第一次听到。邹记茶不错,我喝了10多年。

许多人都给普明发了好人卡,现在发的是好茶卡。

找对人,找对茶。

普明的茶,来自邹家驹在元阳的茶厂。

上年,邹家驹说,走,去看看我的茶园,里面还放羊呢。

茶里确实有太多情感,我时不时都会想起多年前去拜访邹家驹的场景。

我也会记得与普明在一起大碗喝酒的场景。

这一年,章文开了一个店:章文煮茶。

他去了云南茶山,去拜访茶农,去找自己认可的茶。

惠量小院

惠量小院在雍和宫五道营口里,据说这里店面5年内已经换了近9成。

邻居是大妈的时候,惠量在这里。

邻居是大叔的时候,惠量在这里。

邻居性别不明的时候,惠量还在这里。

惠量也换了一批又一批老板娘小姑娘,到现在老板娘不明,看着谁都像,看着谁都不像,只有老板还未换。

没有人搞明白老板在干什么。

一个房间在弹琴,另一个房间打太极。

一个房间在喝茶,另一个房间在练书法。

我进去惠量小院时,有一个貌美的女子在门口边弹琴边唱歌,声音好听得让我忘记炎热。

当然,老板还是那个老板,那个来自金融界,来自世界500强企业,来自汤臣一品办公楼,来自中欧的季烨。

从我认识他那天开始,他就天天在做活动,有时候一周上百场,有时候听众只有一个人。

他送的东西,远远比卖的东西多。

他说,送东西比卖东西更讲究。

他说,活动比产品更有价值。

我帮他送了许多饭盒,许多自拍杆,许多茶叶。

我参加过他许多活动。

今天,季烨又给我讲那个无比繁杂的PPT,几年前我看过一个版本,他解释了一番,我懂了一点点。今天这个升级版,他又解释了一番,我又明白了一点点。

到了老舍茶馆,惠量五周年的活动现场,我似乎又明白了一天。

社群经济,讲一人当关,万夫莫开。

讲勇冠三军,十八路诸侯望风而逃。

季烨与谢晶站在台上的时候,我惭愧得无地自容,相貌,口才,内容,都让我无地自容。

我只有默默点头,拼命鼓掌,录音分享给群里的小伙伴。

当我听到更多呼喊,更多掌声的时候,我就知道,社群经济还讲究1000个打1个。

不谈什么战略,章法,我就是要用1000人打你一个。

你看着就懵逼了,打不过就加入,这也是社群。

烨,光辉灿烂之意。

季烨说,要有光,于是天就亮了。

我赶紧起床会友。

正德茶室

HX五道口加速器,从酒店出来,我一路走一路嘀咕。

安心在微信里反复说,哥哥你大胆跟着导航走啊。

幸好我用的是高德,而不是百度。

陈远导航找不到位置,一路走一路问。

曾健不敢继续往前开车,在五道口,还有如此杂草丛生之地?

我们进来后,都喜欢上这里,一个小院,小院里有一个布置精美的空间。

才9点,一楼的一间办公室已经挤满了年轻人,PPT上写满了梦想。

我才入座,车厘子都未吃完一粒,已经有年轻人来点茶。

一泡普洱茶68元,小院里可以送。

点好的早点也有人送到茶室。

安心说,这里主要经营古树普洱茶和古树红茶,许多年轻人很喜欢,有些人下午没事就来这里坐坐。她把一饼茶的价格进行拆分,得到了68元这个数字。没有想到,非常受欢迎。

大部分到这里的年轻人,都是空间吸引了。

他们理解的茶馆,是沉闷的,是价格不透明的,是繁杂的。

这里是明亮的,呈现出现是美的。

泡茶的女子也是美的。

中午我们在食堂吃饭,菜都是大份,又喝酒又大吃,不到150元。

三瓶水也才5元。

抢着买单的曾健有赚到了一笔的兴奋,他说,在北京那么多年,终于遇到厚道的地方。

2002年,我比陈远早几天到北京。他后来专门找民国老人聊天。

我说现在,我正在与民国老人喝茶。

燕子的家

杨新英约去奥林匹克公园溜达,公园大,我们随便走走,就花掉了2个小时。

他说自己不太讲究饮食,对饮茶完全不感冒。

他的老友吴稼祥开了个茶馆,生意不好,汪丁丁常找他喝茶。

有一次他对汪丁丁说,你贡献了我这里一大半营业额。

杨新英约了一个地方吃西餐,群里的海燕问了那个地方几个问题,我们都未在意。

饭后才明白了,就在这里,她有一个茶室。事情巧合得不可思议。

连同舒义夫妇,我们五人,虽以茶的名义相聚,但谈育儿经更多一些。

我给舒义家寄了一套茶、书以及茶器,他们给我们寄了一个吸奶器。

年前我们在成都喝茶,诉说生活美好。

年前我到海燕另一个道场赏花。

今天,海燕为我们展示了一本本装帧漂亮的书籍,一些创意很好的文化产品,我对龙鳞装非常有感冒。

这些年,图书越来越美,也越来越有翻阅感。我常常因为一本书的装帧而买了一本书。

就像许多人,因为茶杯而爱上茶。

老舍茶馆

老舍茶馆是京城重大茶事的活动地,我来这里参加过不下20场活动。

以前政府主导的多,现在个人主导多。

惠量五周年庆典也选在这里,请了许多人,自发来了许多人,我只认识10多个。大家一介绍,有玩社群的,玩咖啡的,玩摄影的,玩拳的,玩舞蹈的……

一位前些天刚在新浪微博加我的朋友,看到消息,从廊坊赶来,我们尚未来得及正式会面,他就返程了。

一位在我微信收费群里听课的女孩,见面后才发现,她是多么动人的美人儿,打她坐下开始,左右都不同男孩子围着聊天。

那天下午,我听了30多位英雄讲经。

那天下午,我得知,连1999年生人都来做茶了,那一年,有99易昌,99绿大树……

我第一次感到自己是上了年纪的人。

到是尹智君大姐,我每次见到,都发现她又年青了一大截。

因为喝茶,越发优雅了。

现在她不怎么管老舍茶馆具体经营,她把精力都放在“小饮茶会”上。

小尹茶会已经是104回。

用茶会来打通一切。

茶会,是当下最热门的活动。

惠量的联合发起人谢晶说,他们用计量来表达生活中的喜悦与美好。

他们发起的活动,已经超过1000场。

和静园

去和静园的理由往往只有一个,王琼在这里。

她是那种你看一眼就很难忘记的人。

我周边许多跟差不多大的男人,咬牙切齿地说,我要去追王琼。

女人的魅力部分年龄,许多人往往年纪越大,越光彩照人。

我在和静园办公一场《茶叶江山》的沙龙,来了许多文化界的朋友,他们都被王琼惊艳到了。

至少有5个男人说,要把自己的老婆送到这里学茶。

今天,舒义同样美丽得一塌糊涂的老婆也想来学茶。

学习王琼带来的优雅,安静。

安静是一种力量。

舒义早些年到北京,就住在百子湾一带,他经常带和静园来喝茶。

吸引他也是安静。

 

他爱上茶后,在自己家里弄了茶室,还在CBD的办公室也弄了茶室。

我们那天到他办公室,遇到一位认识我的人,发现一位小日子APP的用户。

舒义瞬间觉得,做美好生活,有着美好的前景啊。

我去新经典的时候,与张卫平抱怨,这么大的文化公司,居然没有一个喝茶的地方。

与小亮在CBD溜达的时候,烈日下转了数圈都找不到一个可以坐下的地方,只有去小酒吧喝酒。

我们总需要一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聊天。

难道不是么?

文|周重林,茶业复兴出品人,著有《茶叶江山》《茶叶战争》等,微信号zhuizizhou 

文章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邮 箱: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
 

© 2005-2019 51普洱茶网版权所有
云南网警ICP备案 53011103402016号  滇ICP备12004999号 51普洱营业执照
运营中心地址:昆明官南大道188号云南康乐茶文化城16幢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