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货地址:

入行15年,她说做学生比做茶老板收获大

时间:2016-05-14
分享给朋友:          
        四月份的茶山已经不能简单的用一个忙字来形容了,这片树叶使得人们为之疯狂不已,它已如麦克法兰说的一样,是“绿色黄金”。五一节后的昆明天朗气清,人们走路的脚步都是那么轻缓,悠闲生活是昆明人的标准节奏。而相较于这悠闲状态的则是茶城里的另一番忙碌,这时节在这样的地方小坐喝茶闲聊都感觉是罪过。去石迎春的天怡茗茶喝茶,恰遇她正忙着配发刚收回来的原料,风风火火的。“你看到没有,这箱子里装的都是人民币!”她指着门口正在搬运的纸箱,跟从香港来的朋友开玩笑的说着。

时间成就了普洱茶,也成就了我

第一次见石迎春是在2015年我组织的一次读书会上,她穿着粉色的旗袍,架着眼镜,文静的在一旁坐着,也不怎么说话。一开始我以为她是某个学校的老师又或者是一位文艺青年,后来聊天才知道,原来她就在雄达茶城,是一家茶企的负责人。那天的读书会她说的有句话让我记忆犹深“那么多年过去了,时间并没有让我变得更成熟”。

 

时间没有让我变得更成熟也许只是她一种谦辞,实际面对面坐下来聊天的时候,从她的谈吐中你会发现,时间沉淀下来的并不是沧桑,而是种内外兼修的恬美。寻找了半天汽车钥匙,因为她急着去接放学的女儿,回来后她说其实我骑自行车的技术比开车好,这都是源自十多年前跑市场、取货练就的功夫。“我是2000年的时候入行的,算起来十多年了,那时候刚刚高中毕业,普洱茶也才慢慢被人们接受,在市场上也是紧俏品,所以就开店学习经营普洱茶,从摸着石头过河到现在,要说坎坷,那可是一句两句说不清楚的。”应该说石迎春也算是经历了普洱茶大起大落时代的人,但说起这些最初的经历依旧唏嘘不已,她始终强调自己还在摸索学习,还在摸着石头过河。

时势造英雄,2007年前的普洱茶市场,成就了不少人,无论是经验、市场、还是财富,每个在普洱市场打拼的人,都累积了原始的资本。那时候需要的是行动力和眼见,而其他的则似乎并不那么重要。“我在小厂村购买过几辆二手自行车,车架后面永远不低于两三根橡皮筋,每次都满满当当回来,在人来人往的市场里竟能够如入无人之境。那时候去拿货,人家一提茶也批发,我们的货架没几天也会空空的,07年后这样的景象很难再见,而我自己也深感到了纯粹的拿货卖货并不能持久,于是转向了做自己的品牌”。

 

每个不会做设计包装的茶老板不是一个好的销售员,在天怡茗茶的店里,产品的陈列与色系搭配,都源自石迎春之手,“我就差不会自己做设计了。”亲力亲为是在交谈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在决定了做自己的品牌开始,石迎春就预料到将要付出的成本会远远高于以前只在市场里穿梭的精力。这些年来她的足迹已然遍布了云南知名的各个茶区,从采摘到加工,压制到销售,每一个环节都要严格监控,“说难听点的,这是要为我的成本付出负责任,但更重要的是我希望每一个品饮天怡茗茶的朋友都能喝上一口放心的有品质的茶,多年以后还能以手里有天怡茗茶的产品而骄傲。”

和做老板比起来,做学生收获会更多

经过这十多年的发展,在成都、广东等这些茶饮消费重镇,天怡茗茶已经在市场上收获了不少的赞誉,这除了石迎春个人的魅力拓展,更得益于扎实的产品品质。金杯银杯,不如消费者的口碑。“这几天我整个人都处于不好的状态,四月忙碌完茶山的收茶工作,刚回到昆明就急急忙忙赶去武汉参加茶博会,才回来又又是监制压制、包装、发货等,又要接待各地来的朋友,说心里话,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放空自己好好睡上一觉。因为这样的紧张状态,还训斥了孩子,完了又感到深深的内疚,但所有的事情还得自己继续。”

 

 

做茶这几年应该说快乐与痛苦是并行的,每次上茶山都是精神备受摧残。09年的时候石迎春独自上茶山收茶,尽管有车,但是自己却害怕在那崎岖的山路上驾驶,只好蹭车或者包车上山,有一次爱人陪同她去收茶,看到这艰辛的一幕幕,对她说你就少挣点,让茶农朋友给你做好送到昆明不好吗?干嘛非要这样一趟趟的来回跑。“其实这样的想法不是没有过,一开始为了节省,所以很多地方靠着熟悉的关系都采用这样的方法运作,可是当茶样送来后自己就会傻眼了,这与自己理想中的茶相去甚远,我才明白在茶行业,不该节约的就不能节约,所以只好每一个步骤都去做到。”她端着桌子上刚送来的两个茶样边试茶边说,因为其中一款和自己理想中的差了一些。“不亲力亲为,那就得不到自己心中完美的产品。

喝了款14年的怡印熟茶,燥热的天气里却并不觉得挂喉,“这款茶采用的是宫廷料,所以比较顺滑,天怡茗茶这几年做下来,产品原料基本各个茶区都有,涵盖了冰岛、昔归、易武等地区的。”当她说起这些地名时,脑海里浮现的是飞驰在崎岖山路上的她。“前几天带了个朋友去收茶,他还是个在矿上开了十几年车的人,看到这样的山路,他说以这样的路况和艰辛,加上节节上涨的原料价格,一斤茶卖个万把块我都嫌低了,这是用生命在搏啊!”

 

 

“我在计算各种成本,原料成本、人工成本、经营成本,但最容易忽略的是自己的安全风险成本。”茶业复兴刊载的刮风寨车祸事故对石迎春来说感触很深,“每次外出不光是在茶山,还有去各地出差,自己精神都总是处于警备状态,身心疲惫。作为消费者,他们关心的是价格,是品质,但没人会关心你的安全风险,可我们做茶的人,能斤斤计较这些吗?不能,所以挽起袖子,该出力还出力,该怎么着还怎么着。”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眉间轻轻抽动了一下,想必内心个中复杂滋味只有自己才知道了。

十多年的从业经历并没有让石迎春感到庆幸,面对突变的市场,她说得最多的是学习。“茶叶这个行业越深入越觉得自己所了解的有限,而我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摸着石头过河,没有老师指点,所以我经常对我们的工作人员说,她们是幸运的,因为在这样的合作中我会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经验告知她们。对现在这变化多端的市场,我感到了自己的不足,我必须尝试着改变,也有各路朋友献计献策,有人让我扩张,有人让我改变经营路子,但经营企业就像领娃娃一样,别人看着可爱,可方方面面的照顾和细节处理都只有自己明白。经营是门大学问,我还是名新丁。所幸现在学习的路径多了,按着自己的脉搏,我也大概明白这调理的方子要怎么开了。”

 

 

 

是茶舒缓了我与现实的紧张关系

茶的清雅对于每一个女人来说,是最好的美容产品,受茶十多年的浸润,草绿色的旗袍,薄薄的淡妆,茶台上的石迎春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因茶而美的优雅。一席素雅的茶席,从茶器、茶席布、花器到乃至每一个小饰品都来自她的精心挑选和搭配,对生活品质的情趣追求不仅仅是女人爱美的天性,更多的是源自于对生活美的执着。“累归累,可我总不能时刻保持女汉子的角色吧!我始终是女人,疲惫劳累之余,我想只有安静的一泡茶或者随手摘插的几枝疏花,能平复自己内心的波澜。所以每次出差,能给我带来快乐的只有买买买,当然,不是奢华的服饰,不是昂贵的饰品,而是这些瓶瓶罐罐,一件物品经过手里,能让自己的心跳加快的感觉的奇妙的,在那种情况下你很难舍弃,只好将它请回家,像孩子一样呵护对待。”

云南十八怪,四季鲜花开不败,正因为这先天的自然优势,花在昆明人,特别是女人的生活里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在天怡茗茶的空间里,除了茶香,还有我叫不出名字的花散发出来的香氛,隐隐幽幽的回荡在这雅致的空间里。而满架的书籍则又让我想起了在读书会上石迎春的那番讲述:“我做茶叶十五年,我是应试教育的淘汰者,我没有考上大学,才去做茶的。我很羡慕读书的人。现在,很多人会问我是哪个大学的学生,哪个大学的老师,虽然这些我都不是,但我很开心,因为书籍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对我影响最大的书,不是茶书,是周国平早年的一本叫《妞妞》的作品。这本书,我边读边哭,在书的结尾,他说:“妞妞走了。我和她也分开了。”我会经常想起里面的故事,想起周国平。后来,我看过很多的书,可是在时隔十三年后,我在机场再读这本书时,前面的部分,我没有一点感觉,但是我读到结尾的时候,坐在机场眼泪哗哗的流,一直流”。

 

 

茶山与空间,汽车与飞机,相互交织着石迎春的生活,忙碌的时候,像一阵风似的,闲暇的时候,则是茶与书籍,安静的在昆明温暖的阳光里,随光影漂移。当一杯茶饮下,一本书读完,那些因子,会溶解在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浸润出来的,是历经时间锤炼的精华,人如茶,茶如人,也许我们看到的是知性的优雅。石迎春正在用她的方式,告诉我们。

文:支离子 zhilizi 茶业复兴编辑

    图:石迎春提供

文章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邮 箱: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
 

© 2005-2019 51普洱茶网版权所有
云南网警ICP备案 53011103402016号  滇ICP备12004999号 51普洱营业执照
运营中心地址:昆明官南大道188号云南康乐茶文化城16幢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