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购物车 0

是时候来一场新的茶文化运动了

        春节前,我在温州一个山居小住。山居的主人原是一个生意人,做贸易、开工厂、搞金融,曾经生活奢华,挥金如土。金融风暴一来,放出的债收不回来,损失惨重。他闭门思过,在家里想,在寺庙里想,去学校做义工扫地时也在想。想自己为什么失败?想自己到底需要什么?最后, 用一句话概括过去:人生无目标,而又欲望太多。

实际上如果自己心中没有魔鬼,那外界也没有任何一个魔鬼。半年后,他用余下的资金,买了一处山头,和妻子自己动手, 开山劈石,建起几间木楼瓦房,植树种菜,与草木同生,与日月共息,过起简单的田园生活。绝迹商场、官场、闹市几年了,他每天晨起煮茶,坐在茶桌前发呆,听瓦上的雨声,感受宁静美好的实在。

一片茶叶,汇集了天地的灵气,传达了生命的信息,喝茶让心静下来,从拿起、放下中体会到天地人的合一,生命的和谐。其实,生活中并不需要太多的物质,可以做减法,尽量回归到简单、自然,才是真正的美好生活。

云南贺开山采茶人   图|詹本林

他和妻子劳作之余,品茗、弹琴,赏花、闻香,身心得到最大的释放和享受。还办起了琴班、国学班,免费带孩子们一起读经典、吟唱诗文。吸引来几个厌倦都市的青年人,一起居住、劳作,讨论人到底是从哪里来到这个世界的?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社会的关系应该是什么?人怎样才是幸福的?他们交流国学心得,用心服务乡邻。在这里,有的是日常的“小确幸”和一家人的脉脉浓情,淹去了常见的世俗计较和对社会不满的的种种幽怨,乐也融融。

其实,我们要推广茶文化,重点并不是要教人如何去品茶、消费茶,恰恰是要推广一种茶的文化生活方式。中国近三十年经济的狂飙突进,相当程度上毁灭了人们的生存环境,物质主义、消费主义的欲望威胁着各种传统文化中那些最适合人类永续生存的精神存在。抵制过度的物欲,倡导俭朴的新生活,追回传统美德,刻不容缓。

图|李杰

在中国,没有什么比茶更能为天南海北,各民族各阶层所接受。也没有什么比茶更易于与传统文化,例如诗书琴棋画香花相沟通,乃至与时尚生活的衣食住行玩相粘连。茶叶承载中华民族对生命、对宇宙的哲思,蕴含“天地人合一”的价值观,倡导着“清敬和雅”的生活方式,在某种程度上是华夏民族的精神图腾。因此,茶文化对中华传统文化承载和传播的重大作用怎么估计都不为过。

改革开放前期,机会多于能力,抓到机会,只要你敢,就能发财,现在中国经济己从“找机会发财”转为以发明创造为主导的创新经济。创新根本上说,就是创造需求,而不是跟风性的满足已有的需求。

社会既潜藏着对一种新生活的渴望,我们能把这种渴望变成可以把握的具象,激发大众的需求,创造满足需求的手段和产品,也是一种真正的创新。

创新的前提是颠覆,要颠覆只有把茶做成什么什么高大上的品牌才能发展的观点。茶产业的转型,有必要在本行业彻底转为新的经营。再不能单把茶当成一个物质商品,走建立物质标准的品牌之路了。中国茶年产量己达到每人平均一公斤多,而人均消费仅半公斤多一点,不扩大消费人群,不提高人均消费量,行业内死斗,有出路吗?

一定要把目光转向创造新的需求。从茶的物质属性中跳出来,大力发挥茶的文化属性的作用。

华茶青年在江西    图|张忠柱

年前与几位青年谈起,大家认为,现在茶圈太小,茶的功能不为大众所知悉,必须想尽办法把茶文化茶知识向茶界以外扩散,用大众传播的方式打向社会,影响青年人。要跟学校,尤其大学合作,成立茶社书房、学生艺术团,组织千人以上的茶的演唱、演讲会,用动感的,演艺的形式,吸引不太了解茶的人,甚至一杯茶都没喝过的人。讲师团年龄结构要年轻,做幽默传承的公众演讲,感染听众,兴趣带进来以后,品茶的,茶席的,插花的,茶养生的,再往里去分。就是把茶文化门口打开拽人进来,让茶越来成为一个媒介。

目前许多人只是把茶当成商品挣钱,没有真的使用到茶的文化媒介作用。茶本身就是文化,喝茶就是求大家一体的和谐交往,发展社会关系。文化不在文上而在化上,求广而化之,大而化之。我们关心的不是茶,而是人在现实中的生活乐趣,情感归宿。打开这个门,玩到谁的茶就是谁的茶,到了那个时候,茶的本身品质不是太重要了,着重是文化的附加值。谈的好不在乎喝什么茶,那聚会时脑力集中会产生很大的效力,也就达到了茶的文化功效。现在上万元一斤的茶很难卖出去的,做基本的茶才会有销路。你老是钻研自己的产品怎么特别,怎么好,你就是一个原料供应商。我们是用这个原料来做精神文化产品的。如果大家不转到这个方面来想的话,茶真走不远。

图|田心

在传播方法上,也不能不有个大变。现在80、90、00后不相信广告。更相信同一个消费阶层的口碑,只能靠你高性能的硬件和软件,优质服务,理性的诉求来打动他们。硬广告,噱头、题材,已经没多少作用了。况且,现在流行圈层经济。比如,今天在座的多数人都不知道的流行音乐小虎队,如果要在下个月举办一场万人演唱会,你猜想不到他的票会在多少时间之内卖完?可能最慢大概15秒,最快2秒。因为他有几百万的粉丝,通过组织化的方式,在贴吧,在部落,在朋友圈已经把票分完了,你再有钱也买不到他的票,他也不需要你进到他的会场里。有人说现在年轻人与上一代是不同的物种,双方不可能理解,只能共处。所以年轻人的事就只能坚决地让年轻人办。

前年,我们中华茶馆联盟组建了华茶青年会,主席李乐骏很年轻,他有十几万粉丝,搞百名茶青走进茶山,又办草原茶会,在全国招人,三天就超额爆满了,因为他玩的就是生活美。

 

华茶青年会主席李乐骏先生  图|李明

    试想想100名华茶青年,在芬芳四月天,行走于婺源、太姥的山水之间,又或莽莽草原上,采茶、品茶、演讲、摄影、作文。苍穹之下,茶席纷陈,一袭布衣,灵动之身影带着股股飘逸仙气,或是仪容高雅,或是长发飘飘,皆是古典娴静,清风晃动,芳香四溢,不张扬,不热烈,从外表到内在,散发出袭人的美。男茶青英俊,女茶青淑雅,如何不引少男少女多次回眸,反复参与?

华茶青年婺源行    图|李明

茶的精神文化产品就是茶文化的生活方式。展示这个产品的也可以是新型的茶馆、各种生活体验中心。

现在茶馆有成千上万间,如果转型为中华文化馆,经营好生活美术空间,把琴棋书画花香植入来,搞普及的教育, 开一些传统文化、卫生保健、茶道养生的讲座,传播茶知识,为周边的市民服务,成为基层人文关怀的场所。这样茶馆将不再与饭馆相争,不再与麻将娱乐同行,专心做单纯而健康的茶事空间,将会开拓新的前景。说不定还可以把社区的老干部老人活动中心,托老托幼并起来经营为社区茶馆,使茶真正成为社会和谐的粘合剂,呈现出传统社会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国泰民安景象。

茶空间   图|津乔普洱

     古代的“茶馆”既是提供往来商贾歇脚休息,传递信息而用,又是文人雅士安顿浮生,舒发性灵,籍茶提升生活质量的重要场所。虽然现时手机、微信上传递信息的便捷性取代了当日茶馆信息传播的作用,但人们爱好社交的天性未变。尤其在经济社会发生变动和转型时,人们更需要结交新的朋友,激发思辨,在适当的环境里静思待变。便捷的交通运输网使追求生活质量的人把相当的时间都用在了行走中,所谓现代人是”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行走中”。

图|李明

如果我们在有条件的地方,建设传承中华茶文化的茶客栈,为南来北往的爱茶人或不懂茶的人,提供在不同的空间里释放内心感受,满足行走中需要的休憩,休憩时需要的神游,提供他乡遇故知,相聚永不散的圣净之地,就可以让茶带来的生活方式在客栈中萌生与延续。客栈主可以凭自己的修为,以茶和宾客结缘,组织来客的之间相互交往,习文丶练艺丶茶修丶茶疗、养生,享用各地特色产品,DIY自己的茶,体验茶事生活。用这种方式,帮助建立新社交,酝酿新创意, 将中国传统的"和合共生"文化与健康的维护在此合二为一。不正是一种创意产业吗?

推广茶文化还有一项关键工作,就是对茶功能的科学知识进行广泛而普及的宣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科研不到位的原因,许多茶宣传呑呑吐吐,致使许多人对茶的功能半信半疑。比如,我们对茶的色香味韵讲得多了,但它各各背后的理化生物依据是什么?谁也说不清楚。难道只了过能凭感观鉴别吗?另外,茶的各种保健医疗作用,病理试验结果如何,不能总拿小白鼠说事吧?在检验手段高度发达的今天,谁又能说出普洱生茶年分的标志性指标?有人给出岩茶水仙、肉桂区别的标志性指标吗?各个山头茶不同的标志性指标呢?

图|黄良

或许,上述的问题都是清晰明白的,但卖茶的人不讲明白,有些专家也让人听不明白。令不少人,尤其是不懂茶的年轻人听起茶来,就觉着有被怱悠的味道。据说,日本风行的“神之水滴”漫画和电视剧,就用生动的情节,科学的语言,普及了葡萄酒的知识。有力推广了葡萄酒, 我们可以一学。

其实,茶是中国的文化符号,茶里有历史,有情怀,也有江山。茶文化实在是治疗当下社会病的灵丹妙药。茶文化、茶产业,应该是顺应国家发展大势,稳定社会的大业,而决不能单就它在GDP中所占比重决定它的位置,只靠各个茶企业从盈利出发,自说自话。国家应负起责任,把推广茶文化作为移风易俗、体现执政党的治国理念、惠民安邦的一件政治大事来做。强烈呼吁集合专家学者编制通俗易懂,接地气的茶生活丛书,在全社会广泛宣传, 并一定要把茶知识纳入小学、中学教科书.

国家亦应设立统一机构,统筹茶的生产,研发,销售,文化开发事宜。并以文化领头,与相关部门,动员民间力量,共同发起一个茶文化的新生活运动。现时社会,不少人感于世风日下,已用各种方法,包括宗教方式弘扬信仰,也得到超乎想象的一呼百应。茶文化对内,可以让中国人用茶的生活仪式感愉悦自己,把 "快乐" 放在 "健康" 之前, 得到精神和保健的满足,换取天长地久的实惠。对外,执行国家的一带一路政策,输出中华民族乐天知命、包容和谐的生活方式,以茶和天下, 以茶安天下。真正惠民安邦, 希望大家一齐努力。

作者:吴军捷    中国茶文化国际交流协会副会长 、 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荣誉理事、 中华茶馆联盟理事长、华茶青年会荣誉主席、茶产业互助联盟高级顾问、中华茶人联谊会收藏委员会 副主任、浙江农业大学茶文化学院 客席教授。

上一篇:普洱茶的泡法有多少种? 下一篇:武汉茶博会全面扩容升级 规模再创历史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