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货地址:

冬季的茶山:生活慢了,人心就近了

时间:2016-01-05
分享给朋友:          

突然想去看看冬季的茶山,新年前两天便踩在了版纳的土地上。一住就是一星期,于是就在茶山跨了个年。

 

版纳的跨年大餐

跟龙成号的婷姐一向交好,她家在告庄有店,在山上也有茶园和初制所,这次下来,就打算在山上小住几日。

景洪的告庄西双景,有许多的茶叶店铺,因为国际文化节的缘故,夜市地摊热闹的很,但茶店仍是清净之地。

 

于景洪告庄的龙成茶行

刚到茶店,婷姐就拉着我尝了她刚做的柑普。未打开包装纸,柑橘的清香就已经扑鼻而来,这在炎热的景洪沁人心脾。新会的大红柑配2003年的宫廷熟普,茶汤入口,喝到了婷姐做茶的一贯风格:干净。实在喜欢,后来几天出门闲逛时水杯里总是泡着它,还和好朋友拿着它到处摆pose玩。

 

婷姐的柑普被我们拿到各处摆拍

问她家三岁多的小女儿欣怡要给我们喝什么茶,小女儿一笑:妈妈,喝革登嘛,我喜欢革登,香香的。真是喝茶要从娃娃抓起。我那两天身体不舒服,肚子痛,婷姐煮了姜汤给我喝,版纳的小黄姜,可以入药,老百姓平时晒干了煮水喝。满满一大杯,倒在茶杯里一杯杯喝。那两天就这样,左手姜汤,右手革登茶。

 

元旦欣怡幼儿园放假,我们便一并上茶山住几日。去勐腊的路上,我看着天空开始笑,景洪到勐腊沿途的云比去勐海的透彻,云是我熟悉的那样,一大朵一大朵的。从勐仑上革登的山路,一步一小弯,三步一大弯,坐着甩来甩去。龙哥生怕我们晕车,不停的问感觉如何,其实我爱极了这样的山路十八弯。而且路不好走,也就意味着人少。

冬季的茶山,少了人来人往的热闹,多了山本有的清寂。

此时的茶人,少了跑来跑去的紧张,多了平常生活的闲适。

一路跟当地人打招呼,看得出来他们跟婷姐一家关系都很好,一个劲拉着我们下车做饭吃。

 

倚邦老街的清晨

山上的夜很长,也短。九点钟,旁边已经传来好友熟睡的呼吸声,外面风打着窗户,月亮在和群星嬉戏。我坐在床上看书,无比享受这样的时刻。

早上大雾,吃完早点去茶地摘老帕卡。出门前龙哥交待:尽量多采,春茶时五公斤的鲜叶才做1公斤毛茶,老帕卡不会缩水那么多,但也要尽量多采。雾气很重,但是我和好友采的不亦乐乎,毕竟做给自己喝呢。

 

冒着清晨的雨雾去采老帕卡,名曰雨不归

中午时分,茶山下一嗓子:哎~开饭了。我们听到召唤便下山了。

把老帕卡上笼蒸了二十分钟左右,欣怡和我一起把蒸好的茶叶晾开时,门口突然停了辆摩托:诶,豆腐给要?

茶山上寨子分散又稀少,买日常生活用品很是不便,经常有人开着摩托运着几样蔬菜来回跑着叫卖,赚个零花钱也方便他人。

生活慢了,人心就近了。

 

锅巴与黄片最搭,真正的粗茶淡饭

山中无岁月,忽的一下,两日已过,无奈下山。

13日下茶山,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中,坐了四个小时车的欣怡开始晕车。她难受得很,有时候趴在我腿上不说话,自己捧着手哄自己,有时候就爬起来翻来覆去,找正在开车的妈妈撒娇。我抱着她,开始编故事,涉足一个我从来没有涉足过的领域。

我给小欣怡讲件事情好不好?

欣怡是不是最喜欢喝倚邦与革登的茶,对不?昨晚我在茶山上做梦,梦见一个小兔子,那个小兔子的家就在咱们的革登茶山呢,她说她总是看见有一个笑的特别好看的女孩来茶山,她很喜欢这个小女孩,问我她是不是叫欣怡,我说是的。她说下次欣怡再去茶山时她要带着小伙伴们一起出来见欣怡呢。欣怡下次再来茶山时看见小白兔就知道啦。

这个故事从勐仑一直讲到景洪,一个小时。她听着故事,慢慢忘记身体不适,偶尔笑笑,我猜她心里一定在想下次小白兔造访时是给她们泡革登还是倚邦。

我们还在争论什么样的茶生活才是应该有的茶生活,怎么喝茶才是正常的时候,这个小女孩却解答了所有的问题。

 

未满4岁的欣怡经常跟随父母跑茶山

太多人关心手中那杯茶,那片叶子是如何而来,却很少有人关心做茶的人是怎样的人,他们与茶是什么关系,更少有人愿意去感受他们的生活。解读茶叶的人像割韭菜一样,一拨一拨,解读茶生活的人,却跟冬季的麦苗一样,无人问津。

 

修剪茶枝的工人

这一趟冬季茶山行,我并没有觉得如何特殊,相反我觉得特别平静,特别日常。山,跟经常钻的高山一样,坦荡自由;人,跟平时在大山里见到的农家一样,热情开朗;茶,跟家中田里的农作物一样,自然生长。

文图|雏菊 ,茶业复兴专栏作者。微信号,forchin618

文章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邮 箱: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
 

© 2005-2019 51普洱茶网版权所有
云南网警ICP备案 53011103402016号  滇ICP备12004999号 51普洱营业执照
运营中心地址:昆明官南大道188号云南康乐茶文化城16幢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