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购物车 0

在紫藤庐「 夜访周瑜先生」

 

身后汤汤车流,眼前淡淡灯火,还是来晚了。

没有门,轻轻走进去,左边的小池里锦鲤们欢快地游着,棚上紫藤青青绿绿的叶子,向我宣告一场盛大的花事,刚刚结束。那是一种来去匆匆的花,开的时候轰轰烈烈,紫云满天,落的时候簌簌掉下,而叶子速速长出。很多事,经不起等待。

 

 

 

也竟然来了。跟团的行程中,101大厦登顶、国父纪念馆、台北故宫、士林官邸,以及费用自理的基隆夜市,一切安排的满满当当。就连中午意欲前往的诚品书店信义店,亦被委婉地拒绝。

从士林官邸回到基隆,6点,时间还早,放完行李,下楼觅食,看见黄色的出租车,拦下一问,如此如此。那个确定了多次的地址,终于要成为此行重要的目的地。

龙应台说,台北有五十八家星巴克,台北市只有一个紫藤庐;全世界有六千六百家星巴克,全世界只有一个紫藤庐。放在全球化的语境中,中国茶馆文化的独有性和不可复制性不言而喻。这对茶叶爱好者和从业者来说,是一句响亮的醒语。

计划拜访台北紫藤庐的周渝先生,由来已久。十年前,还在昆明,我们在茶人阮殿蓉的私人茶馆有过一次茶聊。那时听者众多,大家交流的话题都如茶水一般温润浅淡。记忆中,周先生热爱戏剧,文学,电影,是一个热爱文艺的茶人。

紫藤庐的前任周德伟,也即是周渝的父亲,是著名的经济学家、思想家,哈耶克亲传弟子。周德伟赴美之后,紫藤庐交由周渝经营。

 

 

自由的思想,日式的风格,中国的茶礼,都集中在这小小的紫藤庐,颇有些“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意思。

这是一场没有预约的造访,如此在紫藤庐,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做一回茶客。周渝在台北被称为“茶仙”,喝茶讲究方法论,如水是周渝的,茶是周渝的,琴声也是周渝的。这是一种“讲究”。茶馆大体分作两个区域,茶桌区和榻榻米区。桌子不大,只供两三人摆置和拿放茶碗。而榻榻米区,则可席地而坐,风花雪月,更有私密性。茶在紫藤庐并不是视觉化的,而是一种雅致的意境。前台只象征性地放着乌龙、红茶和三四饼塑封的普洱茶饼,几个茶壶、些许茶巾等等茶具。更多的空间,让给了茶和桌椅。

本形、字体、茶名种种,茶单像古代的诗集一样美,亦是周渝式的。我喝的茶,叫“春悦”,坪林野放包种——春天的喜悦?上面徐徐道来,此是坪林茶区野放手作的春茶,蕴涵大自然原始的芬芳,茶汤甜雅纯净,带有浓郁兰花香,有如沐于春野,微风习习,饮之令人心情开朗愉悦。而茶碗,则是紫藤庐的灰陶老碗,百余年前从福建地区各类陶罐杂货,用船押送至台湾,在台湾农民间流传使用可能已有六、七十年。古老的大茶碗,装着野放的茶芽,用燕子湖的水冲泡,迎着一个被茶牵肠的旅人。茶单是周渝的品饮集子,字字仿佛茶汤写成。他讲班章:口感强劲,舌面略涩,茶汤苦后回甘,香气醇厚,是一支强壮有个性的茶。他形容江城的普洱茶,茶汤细腻,舌根生津,茶韵悠长而富于变化。这样清雅的文字,让人想逐字逐句慢慢翻阅。

 

 

 

 

服务生和和气气,茶馆里疏朗有致,处处都是故事。我发现墙上的字画,为于右任的真迹。上个世纪50年代,紫藤庐老宅,即为以台大为中心的自由主义学者的聚会场所,殷海光以及青年时期的李敖等常在此集会清谈。而周渝先生曾陆续发起艺文活动,台湾第一个实验剧团“耕莘实验剧团”在紫藤庐酝酿创办,成为开启台湾小剧场运动的先河。如今这里,除了可以品茶,还可以参与丰富的讲座与文化活动。茶馆外墙上张贴的“锦瑟何年”,是陆詠的画作个展。这四个字,引我想了很久。

 “无何有之乡”,是紫藤庐的另一个名字,什么都有,又什么都没有。周渝的解释意味深长,无何有之乡,是生命的故乡、艺术的故乡、思维的故乡,亦是人的故乡。

末了,起身离座,带着一份紫藤庐的野放红茶,渐退渐望,像转出一个真实的梦。

文图:郑子语 茶业复兴专栏作者 微信号:zhengziyu2010

文章为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希望转载请联系:chayedajia@qq.com。未经授权转载的,我们将按照《微信公众平台抄袭行为处罚规则》进行侵权投诉。

 

上一篇:2015益武春季广州茶博会亮点大盘点「惊喜刺激」 下一篇:武汉茶博会全面扩容升级 规模再创历史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