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购物车 0

结庐在人境,鸟鸣山更幽

投稿chayedajia@qq.com

听“寻静”二字,首先涌入脑海的便是王摩诘那首《竹里馆》:“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想象中的寻静茶会,似乎也是在这片竹林深处进行。一片翠绿,一方茶席,清风明月,惟听茶语。这,是不是最理想的“静”界?曾经,我以为是,直到遇见“寻静·茶会”,遇见瓦库。

大隐隐于市 

茶会从筹备到礼成,几乎都是在闹市。熙熙攘攘的文化东路与经十路间,夹着一条名为祥瑞路的小巷。瓦库19号店便“隐居”于此。茶友形象地把它称作“闹市中的静地”。1213日,车水马龙的燕山立交桥,依旧输送着源源不断的人流、车流;古香古色的瓦库门前,不时有行色匆匆的路人走过,即使有人作偶尔的驻足,但片刻犹豫后,终究还是选择继续前行,一点点消失在远方的茫茫人海。

俗话说,“好酒不怕巷子深”,好茶也是如此,但茶与酒不同的是,茶只愿等那位懂她的人。该日下午,来自济南、泰安、聊城、淄博、济宁、潍坊、青岛、日照、东营、武夷山等地的五十余名爱茶人来到瓦库19号店,涤手、静心、品茶。因缘巧合,茶会当日,恰是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在这样一个静地,我与茶友们一起默哀,同时也感念和平。

回归心灵的宁静 

既是寻静茶会,为何却邀约茶友共聚?独自一人品味岂不更妙?

好茶总是需要分享的。而且小道也有幸听茶友分享了这样一段话:“品茶时,一些茶人是不愿先说话的。一则说起话来干扰了自己的心神,影响到对茶的感受。二则避免在品茶前说话,也是避免了各种先入为主的故事和说法。三则若先被告之该款茶的种种美妙,就怕有些人把品茶当成考据,局限了对茶的全面感受。所以品茶时,先不说话,先听茶说话吧。”

这如同茶会中品尝的那杯六堡茶。人们皆言此茶有神奇的槟榔香,我至今不知槟榔具体是何种香气,但一杯茶下肚,是不是六堡茶,我终究识得。

阳光,空气,小食,茶水。这是一场简单的茶会,这是一场随性的茶会,这是一场安静的茶会。寻静,追求的不是形式,而是回归心灵的宁静,感悟生命的美好,用心与手中那杯茶对话。

都市夜归人 

茶会散了,茶友们陆续离开,方才还甚是热闹的瓦库逐渐安静下来,好像谁也不曾到来。一场期盼已久的茶会仿佛就这样结束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但当我在电脑键盘上敲下关于“寻静·茶会”的点滴文字时,不免还是感叹。

写文章卡壳了,打开手机,微信群、朋友圈、QQ群,到处都是寻静茶会的信息:文字、照片、视频……每个人都在用自己不同的方式诉说着这场茶会带给自己的惊喜和感悟,于是乎,手机很快被刷屏。茶会上安静如水的朋友,一个个活跃起来,而我也被强烈的幸福感包围,难以平静。

夜深了,我微笑着关掉手机,轻轻闭上了眼睛。月,无声;人,无语;唯有那杯水在微风呢喃里泛起阵阵涟漪。 

文:焦彦彦

 

 

上一篇:我触摸了千年古茶树 下一篇:武汉茶博会全面扩容升级 规模再创历史新高